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五、竹马前夫(16)H

世界五、竹马前夫(16)H

    “不是想要我吗?”
    “嗯?”
    薛薛还没反应过来,男人俊美的脸孔已经近在咫尺,是属于能听到彼此呼吸频率的距离。
    “我……”
    一个字后,声音消失。
    男人的吻技娴熟的像个纵横情场多年的老手。
    柔软的舌面扫过一颗接着一颗整齐排序的贝齿后用力一顶,轻而易举的撬开一道缝隙并灵活的溜了进去。
    “唔……嗯……”
    大舌一寸寸的探进檀口汲取甜美的甘露,逮住退缩的小舌后轻轻卷起,细细吸吮,乍看温柔的动作,却带着不容人拒绝的强势。
    薛薛觉得自己被男人的气息包围了。
    阳刚的,清冽的。
    铺天盖地席卷而来。
    “唔……”
    作乱的大掌早在不知何时撩起套装下摆,沿着平坦的小腹往上找着那被仔细包裹在水蓝色蕾丝胸罩内的饱满浑圆,用力的搓揉起来。
    是比想象中更为迷人的手感,像是带着筋性的面团,虽然握在手里软绵绵的却又富有弹性,好像怎么玩弄都不会坏掉似的,一下就挑起了男人骨子里的劣根性。
    迫不及待的把奶子掏出来,谢从律几乎是本能的就拧上尖部的红点,甚至还用食指与中指间长着薄茧的硬肉将肉嘟嘟奶头给夹了起来。
    狠命的搓着,拉扯着。
    这也是为什么当他松开薛薛的嘴薛薛还是只能吟哦娇喘的缘故。
    理智似乎被卷入快感的漩涡中,消失殆尽。
    “舒服吗?”
    谢从律看着她。
    若说方才站在自己面前的薛宁是个惯于发号施令的女王,那么现在这个躺在自己身下的薛宁便是来勾魂摄魄的妖精。
    衣衫半褪,长发披散,被蹂躏过的朱唇肿肿的,浮着水光的杏眸红红的,就像是被欺负了的小白兔一样,可怜又可爱极了。
    “舒服吗?”谢从律执拗的又问了一次。“薛宁?”
    这两个字让薛薛游离的意识回笼。
    她对上男人像两口黑沉沉的如古井般深不见底的墨瞳,那里面清楚的印出了沉浸在情欲中的自己最真实的模样。
    “不要叫薛宁。”
    薛薛说着,主动将一对细白的藕臂绕上男人的脖子,也因为这个姿势的关系整个胸部都跟着挺了起来,倒像是投怀送抱的模样。
    “叫我薛薛。”
    “薛薛。”
    谢从律从善如流。
    女人嫣然一笑。
    作为奖励,她抬起腿用自己的膝盖揉上男人胯间沉甸甸的一大包。
    谢从律猝不及防地闷哼了声,浑身肌肉紧绷,额头上悬着要掉不掉的汗水终于沿着轮廓落了下来。
    一对桃花眼中,雾气氤氲出了迷蒙艳色。
    格外勾人。
    “舒服吗?”这次,换薛薛问他。“我的膝盖弄得你的肉棒舒服吗?应该很舒服吧?怎么好像越来越大了呢?是不是太久没发泄都馋坏了呀?”
    谢从律不是很能明白这世界上怎么有女人可以用如此天真的表情说出如此情色的言词且还不令人觉得下流?
    不过他并没有太多思考的时间。
    “呃嗯……”
    薛薛的小手竟趁男人恍神的片刻时间从松垮垮的裤头钻了进去,直接握住无法一手包裹的庞然大物,又硬又烫,在女人柔软的掌心中生龙活虎的跳了两下。
    上头还有方才他射出的残留。
    这个念头一划过,谢从律的呻吟便逸了出来。
    “不……呼……嗯……”
    从青春期以来便撸过许多次的谢从律从来不知道用自己的手和用女人的手来做这件事的感受会差那么多。
    女人掌心的纹路似乎和阳具上头起伏的青筋巧妙的贴合在一起,两者摩擦间带来的并非只是单纯的快意还有更深一层,令人难以形容的异样感觉。
    像是听到指甲括过黑板时擦出的尖锐噪音。
    谢从律除了承受,别无选择。
    “嗯哼……”
    薛薛爱极了男人陷入情欲中的模样。
    沾染上俗世气息后,谢从律更像是个人了,一个有血有肉,有七情六欲,并会真实展现出内心情绪起伏的人。
    她加快了手中动作的速度。
    甚至连另外一只手也加入了挑逗的行列。
    纤长的十指圈住粗长的柱身,照着一松一紧的节奏滑动着,就连两粒囊袋都很好的用指腹照顾到了,先是捧着再是捏着,就跟在按摩一样。
    谢从律的呼吸声越来越大,一下一下打在薛薛的皮肤上,钻入张开的毛孔间,带来似电流窜过般的刺激感。
    女人的手劲更大了。
    当发现每一次按上马眼,谢从律从鼻间溢出的声音就会更重一点时,小手便会顽皮的用各种方式来逗弄那一张一翕的小孔。
    西装裤不知何时已经从男人的腿上褪了下去,只余一件被方才喷溅出来的精液给弄的湿湿黏黏的内裤,透气的黑色布料被撑起一道惊人的弧度,未被完全包覆住的肉物一角和小手的边缘都曝露在视线当中。
    若隐若现的反而更添诱惑。
    “唔……”
    男人这次出乎薛薛意料的持久,和方才或许连十秒都不到的初次相比。
    她觉得手酸了。
    偏偏肉物直挺挺的,看着是重新又蓄满能量却不想轻易泄出的模样。
    “射出来吧。”薛薛的声音像是在哄孩子般,又轻又温柔。“憋着对身体很不好呢。”
    这句话就像一个开关。
    下一秒便见男人用力闭上眼睛,本来绷到了极致而显得纠结的肌肉瞬间放松开来,连带着较前一次稍微稀了些却仍旧浓郁,散发淡淡腥膻味儿的精液跟着一起释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