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五、竹马前夫(13)

世界五、竹马前夫(13)

    捏紧手中的通知书,谢从律的脸色就像刚粉刷过的墙面一样,一片惨白。
    医生说了,标靶药物与免疫检查点抑制剂都已经没办法再帮助母亲,剩下的唯一一条路,便是免疫疗法。
    然而,那对谢从律来说是何其庞大的一笔数字?
    “你再好好想想吧,不过最好能尽快决定,因为你母亲的病况并不乐观。”医生拍了拍他的肩膀。“如果决定好要尝试,你便直接打电话给我,我赶紧给你项目呈报上去。”
    “好的,谢谢医生。”
    谢从律目送医生离开,血液却已经凉透了。
    母亲扶养他长大成人,虽然从来没有透漏过父亲的存在,却也尽力让他过上和普通孩子一样无忧无虑的童年生活。
    他知道母亲曾经有考虑再嫁,其中不乏条件出色的男人,可最后也因为顾虑到他而不了了之,小时候的谢从律想霸占母亲,害怕母亲组建新的家庭后会不再关心自己,对于这样的结果自然是无比开心。
    可当他再长大点,渐渐知道生活的不容易,想法便转变了,无奈机会过去就不等人,后来母亲出了车祸伤了腿就更不愿谈感情的事了,唯恐自己耽误人家。
    谢从律曾从母亲珍藏的日记本中找到一些关于过去,关于他亲生父亲的线索,只觉得后悔。
    母亲为他付出太多,而年少的他却不懂的那些温柔的微笑下含了怎么样的辛酸。
    等到明白过来,为时已晚。
    可谢从律还是不想放弃。
    哪怕只有一丝的可能。
    所以最后,他还是从牛仔夹克的口袋中翻找出那张自己刻意遗忘,被揉成了一团球状的白纸。
    摊开。
    娟秀的女人,字迹却是龙飞凤舞。
    谢从律死死盯着上头的数字,脑海中浮现的却是女人带着从容自信,明明张扬的很,却又不会让人觉得过于骄傲的表情。
    薛薛到的时候,谢从律已经坐在位置上了。
    男人比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看着更清瘦了些,也因为如此,将他本来就出众的五官衬托的更加精致立体,就像是艺术家雕刻出来的完美作品一样。
    透着淡淡黄调的灯光打在他的脸上,塑造出阴影的同时也深化了男人脸部的轮廓。
    如此好看的男人,眉眼间却沉积着散不去的忧郁,格外撩人。
    内心一股熟悉的感觉又冒了上来,和第一次见面时的似曾相识不同,可具体不同在哪,薛薛又想不出来。
    可真烦人。
    思考片刻没有答案后,薛薛决定暂且先不管这些了。
    她走向男人。
    当视线被遮蔽住,本来凝视着桌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谢从律缓缓抬头。
    漂亮的桃花眼。
    就算不是第一次见面,薛薛依然深深的被吸引住,并且发自内心的觉得同样的眼型分别长在谢从律和席朗脸上突显出来的效果完全不同。
    若一个是珍贵且稀有的黑宝石,那另一个便是高级的仿冒品,单独拎出来都能带来视觉上的惊艳感,但若摆在一起,孰优孰劣一目了然。
    薛薛心里忽然有了个想法。
    她优雅的入座。
    “点餐了吗?”
    谢从律摇头。
    “那先点餐吧。”薛薛右手撑着脸颊,冲着他笑。“毕竟天大地大,吃饭最大嘛。”
    “嗯。”
    谢从律不是很能理解这个叫薛宁的女人。
    无疑的,从男性的角度来看,她是个很漂亮也很迷人的女人,特别是对着自己巧笑倩兮的时候,会让男人产生一种自己好像拥有了全世界的错觉。
    然而偏偏就是这样一个看来受过良好教育,模样既娇且贵的女人,竟能对素昧平生的陌生男人“伸出援手”……
    图的是什么?
    从点餐完后,两人的沉默一直持续着。
    似乎谢从律不打算说话她也不打算开口似的,薛薛在等待餐点送上来的过程中干脆的从包里拿出素描本和铅笔,调整好角度后,开始画画。
    这个动作出乎了谢从律的预料,然而他的双眼却像被定住一样,无法离开被女人夹在拇指和食指间的铅笔,还有在空白图纸上很快有了雏型的饰品图案。
    薛薛的动作流畅,目光专注,好像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再没有什么能影响到她。
    谢从律突然很想打破这份专注。
    在这个突如其来的念头驱使下,他开口了。
    “我需要钱。”
    薛薛笔触一顿,抬眸。
    “我一定会想办法还你的。”
    男人第二句话的语速比第一句快多了。
    也就是到这时薛薛才发现,原来谢从律是个那么有趣的男人。
    连金额都还没说清楚就先说要还钱?
    如果不是时机不对,薛薛真想直接笑出声。
    不过她忍住了。
    “先不说还不还,你要借多少?”
    闻言,谢从律将医师开给他的估价单拿给薛薛看。
    薛薛扫了一眼,因为是有配合医疗机构的临床试验,所以疗程的费用只需要自负百分之四十,是个比薛薛想象中来的少上许多的数字。
    “就这些?”
    “目前,目前是……”谢从律跟人借钱借惯了,从一开始的难以启齿到后来的泰然自若,已经把自己当成了个没有感情的机器人,然而现在在女人面前,久违的强烈羞耻感又涌了上来,让他的音调微微颤抖着。“等疗程结束后,如果顺利,后续还要住院接受观察……”
    薛薛大概懂了。
    “成,这笔钱我还拿得出来。”
    谢从律还没反应过来,便听到薛薛接着说。
    “不过呀,我需要收点不一样的利息哦。”方才灵光一现后立刻决定付诸行动的女人笑的就像只狡黠的狐狸。“你付得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