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五、竹马前夫(11)

世界五、竹马前夫(11)

    薛薛离开的时候姿态潇洒。
    席朗一直等到女人的背影彻底消失在眼前了,才总算回过神来。
    他张开双手看着空荡荡的十指,那上头因为长期戴戒指而遗留下来的痕迹不知在什么时候便褪了个干净,连同那枚恢复单身后就被自己扔到垃圾桶里消失的戒指,像是在告诉着他,一切都回不去了。
    可是……
    突然响起的电话铃声打断了席朗的思绪。
    “喂?”
    当男人接起电话听到另一端那隐忍的低泣声后,眉头一皱。
    席朗接到杨可晴电话的事儿薛薛自然是不知道,只是在对席朗说出那几句话后,她感觉到心情格外舒畅。
    有种长期不见天日的人乍然见到明媚阳光的痛快感。
    薛薛想,这大概就是薛宁的情绪了。
    在那场大火中烧掉的不只有薛宁的性命,还有她对席朗不求回报的爱。
    薛宁其实是想通了的,在两人离婚时,她把婚姻失败的原因归咎在自己的执拗上,所以不怨不恨,只是默默将浓烈的感情藏到心底深处,独自一人品尝。
    然而当两人再一次纠缠后,席朗可以说是被杨可晴给乱了神智,从一个不合常理的决定到做尽伤天害理的事情,这段过程中,最无辜的大概就是薛宁。
    席朗将男人骨子里的劣根性发挥的淋漓尽致,他在渐渐发现薛宁对自己的重要性后不甘放手,偏偏又受到杨可晴的吸引而无法自拔。
    贪心的男人,白月光和朱砂痣都想要。
    最后就是害了因一次次的心软选择一次次留下的薛宁。
    不过大概这世界上真的有人就是天性善良,在知道席朗并非不愿救自己只是晚了一步后,她也选择了再一次的救赎对方,只不过这次,不会再傻傻的将女人生命中最珍贵的爱情搭进去。
    既然这样事情就好办多了。
    “没事了。”
    “都过去了。”
    在正值用餐尖峰,车水马龙,人来人往的十字路口,薛宁拍了拍心脏,用只有自己听的到的音量低语了两句,像是在安抚,也像是在告别。
    果不其然,一刻钟的时间过去后,心跳重新恢复正常,内心亦是安静如波澜不起的水平面,薛薛感受到精神和身体的契合,微微一笑。
    “你说什么?”
    “你还想要透支薪水?你知道你的薪水都已经透支到半年后了吗?你当我是做慈善事业吗?”
    愤怒的男声丝毫不在意这是在公共场合,将每一个字的音调都拉的十分高亢,让人耳膜生疼。
    薛薛想着要不要直接结账换家店窝着得了,然而接下来的另一道男声却让她立刻打消念头。
    “非常抱歉,可是这真的是最后一次了。”出乎意料悦耳的男中音,像山林野溪间的淙淙流水声,带了一股子沁入心脾的凉意。“我母亲她……”
    “你母亲,你也说了是你母亲,不是我母亲!”在最后又调高一层音阶后,愤怒的男声突然跟泄了气似,只余满满无奈。“从律,能帮的我尽量帮,可是你懂吧?我不可能去帮你填那坑无底洞的。”
    “我们这生意经营也不容易,旁的不说,我自己也是上有老下有小,都指望着我养呢,我又能如何?”
    薛薛侧目,便见正向自己的富态中年男子拍了拍对面年轻人的肩膀。
    “就这样吧,那些钱你也不用还了,可是我不可能再借钱给你,也不可能再让你三天两头这样请假。” ro0ushuwu_
    “所以你就做到今天为止吧!东西收一收,明天不用来了。”
    “钱我会还的。”说完,中年男子转身要走,就在这时,本来只是沉默听着的年轻人突然开口道。“谢谢您这段时间的照顾。”
    中年男子的脚步一顿,没有回头,只是摆摆手说了句“随你”后便离开了。
    时间在这时候彷佛静止了。
    至少在薛薛眼中是如此。
    她几乎无法控制自己的目光停留,直到本来一直站的笔挺,像在坚持着什么的年轻人突然一下垮了肩膀并缓缓朝薛薛所在的方向转过身体为止。
    薛薛终于看清他的长相。
    然而在形容词构筑出来的印象产生之前,她的注意力全落在男人的眼睛上。
    那是一对很好看的桃花眼。
    哪怕看起来黯淡无光,可不论是眼皮的弧度还是眼窝的深度对薛薛来说都是恰到好处,只有完美两个字可以形容。
    特别是瞳仁的颜色。
    当窗边一束阳光照进来,男人一无所觉,可薛薛却清楚看见了里头彷佛嵌了无数颗碎钻一样闪耀出的璀璨光泽。
    似曾相识。
    可她很确定自己没有见过对方。
    谢从律换下工作服走到停着摩托车的地方时,一个女人站在那儿。
    他的眼睛微微瞇起,直觉对方就是在等自己的。
    果然。
    薛薛望着走过来的男人。
    他应该只有二十来岁的年纪,头发理的短,面容斯文,五官端正,紧皱的眉头下有一对令人惊艳的桃花眼,然而大概是积郁已久,整个气质显得较方才在餐厅看到的更为颓丧几分。
    他目光紧紧盯着薛薛,像是在戒备着什么。
    “妳是谁?”
    “你需要钱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