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五、竹马前夫(08)

世界五、竹马前夫(08)

    这件事成为高长泽脱离家族的导火线。
    出来创业后,经历过低谷也攀登过高峰,在这段过程中他从来没有放弃寻找女人,到后来甚至已经成为一种信念在支撑着他,特别是在有次偶遇故人后,高长泽才知道当年那张堕胎证明是假的。
    女人其实生下了孩子,是个长的与他有几分相似,眉清目秀的男孩子。
    这个真相给了高长泽莫大的鼓舞。
    就连后来会到滨海开设分部,也与征信公司说女人和孩子最后落角在这里有关。
    虽然在同一个城市,但上千万的人口就算要相遇也不是那么容易。
    尽管如此高长泽依然抱持极大的希望并用最严苛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就是为了有朝一日重逢能让妻子与孩子心无芥蒂的回到自己身边。
    如今,又一年的时间过去了。
    “薛姐,老板对你可真好。”
    “嗯?”
    薛薛啜了一口热咖啡后,懒懒的睨了眼前的圆脸小姑娘高琪琪一眼。
    高琪琪一下就脸红了。
    她从分部刚成立就进到公司来,自打见过薛宁后,就将这个漂亮又能干的前辈当作自己的偶像在崇拜,然而过去却从来没有一次像现在这样,女人不过一个眼神扫过来就让她骨头都酥麻了。
    真想跪下叫女王。
    “薛姐,你真好看。”
    高琪琪目露痴迷的望着薛薛。
    “谢谢夸奖。”将咖啡放下后,薛薛慢条斯理的抽了张纸巾抿抿唇。“嘴甜的姑娘很讨喜,不过记着,话可不能乱说哦。”
    “嗯?”听出来薛薛意有所指却不知道究竟是指什么的高琪琪眨眨眼“什么意思?”
    “我和老板间可是清清白白的。”薛薛也没打哑谜的打算,直接道。“你这话呀若落到有心人耳里可又要随便乱传了。”
    “欸……我,我没想那么多的。”明白过来后高琪琪有些慌张地摆手。“我只是觉得老板对薛姐的态度格外不一样……而且,而且其实公司早就很多人在传了……”
    高长泽对薛宁的态度不一样薛薛自然感觉得出来,不过她也很清楚这份不一样来自于高长泽和父亲的交情,是以比起一般上司和下属间的相处,两人的态度更亲近也更和谐了些,自然容易有闲言碎语传出。
    且一来方便二来为了给薛宁建立业内人脉,高长泽经常带着她参加各种大大小小的聚会宴席,单身男女并肩的身影落在大家眼中,是既登对又暧昧。
    看来总有几分不寻常的关系。
    “薛姐……”见薛薛拌着咖啡没有说话,高琪琪有点紧张。“你生气了吗?”
    “没有。”
    “那……”
    “琪琪,薛姐作为过来人和你说一句。”
    “您说。”
    “长在别人身上的嘴巴管不着,能管的只有长在自己身上的嘴巴。”薛薛的话带着几分语重心长。“我们各自都有喜欢的人了,所以话不要乱说,知道了吗?”
    席朗走进来的时候恰好听到了这句话。
    高琪琪还没反应过来,就见席朗走到薛宁身边,一把将她拉了起来。
    “席、席总?”
    席朗瞥了高琪琪一眼。
    那桃花目中像沉了冰似的,让高琪琪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她怎么觉得薛姐和席总间似乎有什么不可告人的故事?当这个念头划过脑海的一瞬间,高琪琪福至心灵,一把拎起桌上的数据。
    “我,我刚刚想到还有没打印完的数据,就先走了。”
    话落人便迅速跑了,动作之快就好像后方有什么洪水猛兽在追赶着一样。
    薛薛连开口把人拦住的机会都没有。
    “跑远了,不用看了。”
    男人凉凉的语气拌着他嘴中清冽的薄荷味儿窜进耳膜,刺激的薛薛打了个激灵,不争气的身体差点儿就要直接软下去,如果没有横在自己腰腹前方的手臂撑着的话。
    “你做什么靠那么近?”维持住平衡后,薛薛推了推就跟牛皮糖一样往自己身上靠的席朗。“离远点儿,这在我们公司呢。”
    见男人跟堵墙般说不动就不动,薛薛恼了,直接拧住对方的腰间肉,狠狠一拧。
    “嘶……”
    席朗没想到薛薛真的下的了手。
    “你想谋害亲夫啊?”
    “亲夫?”薛薛冷嗤一声。“不好意思席先生,我们已经离、婚、了好吗?”
    薛薛把“离婚了”三个字咬得格外的重,且每说一个字就点一下席朗的胸膛。
    这个字果然成功让气氛降温,席朗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黑黝黝的瞳仁看不出来在想些什么,只是将薛薛嘴角衔着的讥笑清楚印在眼里。
    “你……”
    “你们在这里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