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世界五、竹马前夫(02)

世界五、竹马前夫(02)

    特别是在上了高中后。
    席朗换女友的速度堪比换衣服。
    他也有这个本钱,吸引女孩前仆后继,并以能站在他的身边为傲。
    而这段过程,薛宁则成了见证人。
    她喜欢席朗。
    很喜欢很喜欢。
    从年少一直到成人,这份喜欢没有随着四季的递嬗被淹没在时光的长河中,反而如蓬勃的枝枒向上生长,同时向下扎根。
    “席朗,我喜欢你。”
    “那又怎样?我不喜欢妳。”
    少年笑的张扬,挑起的眉眼是如此好看,却又带着毫不掩饰的满满恶意。
    薛宁的心再一次被刺伤,却又装作无所谓。
    她想,青春总是这样的,会被路边的野花经过的风景给迷乱了眼,直到有一天蓦然回首才发现,其实最好的,便是最初拥有的。
    那时候读了不少言情小说的薛宁如此想道。
    薛薛:“这就是标准的小白花女配吧。”
    系统:“是的,所以最后跟着反配一起被炮灰……哦不对是比反派还有早被炮灰了。”
    薛薛:“席朗?”
    系统:“是的。”
    薛薛:“唔……真是可怜呀。”
    系统:“……”
    他怎么觉得薛薛的语气不像是可怜更像是幸灾乐祸?
    片刻的时间,画面中的少年与少女已经大学毕业了。
    和席朗玩的好的几个哥儿们都知道席朗身边有个不被承认的“未婚妻”,这个身分还是在席朗和薛宁成年的时候被席青山强制订下的。
    自己的孙子什么德行他最清楚。
    席朗那时候百般不愿,可架不住席青山拿命威胁。
    不过这并没能阻止席朗的风流。
    “我不管你现在如何,到时候结婚了就给我收心,知道不?”
    席青山盯着孙子,苍老的面孔却是锐利的鹰目。
    他内心其实是十分复杂的,面对这任谁见了都要称赞一句的孙子,席青山无疑感到十分骄傲,然而,席朗对薛宁的态度又让他万分失望。
    在这戎马一生的老爷子眼中薛宁哪儿都好,特别是那柔韧的性子,既能和席朗一同担起席家的未来,又不至于伤了夫妻间的和气,最是合适。
    且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双方父母知根知底,在席青山看来是再好不过。
    提着灯笼恐怕都难找到如此完美的对像了。
    他想不通,席朗怎的就是不愿试着和薛宁好好相处。
    固执的老人家并没有想到,其实自己的孙子也就是继承了他的固执而已。
    不想自己的人生被摆布,强烈的逆反心理,让他连尝试都不愿。
    “知道?不,我不知道!”
    “你——混账!”
    老人家拐杖一挥,直直落下。
    “这都什么时代了,早就不流行什么指腹为婚了好嘛!”席朗咬紧牙关没有闪躲,板着腰强撑着硬生生受了这一击,回嘴道。“爷爷您就不能放过我吗?我对薛宁是真的没兴趣也提不起兴趣,你强撑着把我们俩绑在一起又有什么意思呢?”
    殊不知,席青山听到这句话更愤怒了。
    “我知道薛宁他爷爷救过您,可是,您抚养席叔长大成人,又给他介绍了体面的工作,这份恩情也早该偿清了。”席朗彷佛没有看见似的,继续道。“您疼薛宁我没意见,可是婚姻,对不起爷爷,我真的做不到把自己的后半辈子葬送在一个不爱的女人手里。”
    席朗这句话说完,席青山整个人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
    他看着眼前神情异常坚定的孙子,颤声道。“你觉得我让薛宁嫁你就只是为了报恩?” ro0ushuwu_
    席朗没有说话。
    “席朗,你是我孙子,你觉得我真的会为了报恩而不顾你后半身幸福?”
    “咱们席家能有现在的风光得来不易。”看着依然保持沉默的孙子,席青山重重叹了口气。“席家的担子是要交到你身上的啊,席朗。” ro0ushuwu_
    “爷爷人生走过这一辈子以来看过太多太多了,古人说娶妻娶贤不是没有道理的。”对着面露嘲讽之意的席朗,席青山摇摇头。“我知道这句话你们年轻人估计是要听不下去的,但不论你承不承认,婚姻都是两家子的事。” ro0ushuwu_
    “特别是在我们这样的家庭,要考虑的总是更多。”
    “人生也是,没有什么只要享受而不用付出的事。”
    “宁丫头我从小看到大,这个孩子和普通的孩子不同,能隐忍但不会吞忍,有主见却不会受成见影响,念德和兰芳将她教导的很好。”
    “反观你呀,聪明是聪明,但是平常散漫,关键时候又容易冲动。”见席朗一脸不服的想要开口,席老爷子摆摆手。“不用急着反驳,你自个儿回去想一想,宁丫头绝对是最适合你且最适合我们席家的媳妇。”
    “天作之合呀说的就是你们两个。”
    席青山年纪大了,说了这么长一段后,已经感到力不从心。
    “我言尽于此,你自个儿好好想想吧。”
    话落,便把准备了一肚子草稿的席朗给赶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