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分卷阅读119
    ……嗯,好爽……”
    到得后来,薛薛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嚷嚷着什么了。
    梁萧一抬眸便见到女人哭的梨花带雨的模样。
    于是他再次俯身,用自己的双唇吻去正肆虐着娇艳容颜的水痕。
    因为姿势的关系,肉棒挞伐的力度缓了速度慢了,顿挫感加深的同时竟隐隐生出了温柔的韵味来,让人情不自禁的深陷其中。
    薛薛眼角的泪却越流越多。
    淡淡的咸味在口腔中弥漫开来,梁萧这下有点儿急了。
    “怎么了?不舒服吗?我,这一次就好,不然,我现在抽出来,对不起,我太急了,真的,因为太久没做有点儿失控……”对上薛薛含着两泡泪而显得格外水亮的眼睛,梁萧语无伦次道。“我现在就退出来,别哭了,宝贝……”
    然而,当大手扶上细腰准备往后撤出时,小穴却突然狠狠箍紧了肉物。
    刺激来的措手不及,让毫无准备的男人险些就要直接交代了。
    他勘勘憋住冲动,望向身下女人。
    往常澄澈的杏目如今水雾迷蒙,叫人看不真切。
    “薛薛……”
    “射进来。”
    梁萧浑身一僵。
    “套……”
    “现在才想起来?”薛薛睨了他一眼,似嘲似讽又似情意绵绵。“我不管,这次做完就结束,但是……”
    伸出双手勾住男人的脖子往下拉,薛薛将嘴唇覆在梁萧的耳边低声道。“我想要含着你的精液睡觉。”
    这话对梁萧而言,比所有甜言蜜语都要来的震撼。
    他再次看向薛薛,非常认真的,无比专注的,果然,从女人的眼神中,体会到了某些先前所见不到的情愫。
    梁萧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声开始加快,甚至比薛薛在记者会上说出她正在追求自己这句话时还要来的亢奋且紧张。
    场合不同,时机不同,意义自然也截然不同。
    “薛薛……”
    梁萧又喃喃的唤了一声。
    看着男人木愣愣的样子,薛薛忍俊不禁的笑了。
    “快呀。”摆动身子,蛰伏片刻的肉柱顺势往内里滑。“傻瓜,是个男人就赶紧动……啊……”
    薛薛这下总算明白,什么话都能说就是不能扯到和男人自尊心相关的话题上。
    这不,梁萧在接下来的二十分钟内,身体力行的告诉薛薛,自己到底是不是个“男人”。
    “唔……梁萧,说好最后一次的……啊……别再进来……唔呜……”最私密的地方被缓缓撑开的酸胀感让薛薛的手无力的挂在男人的身上,小脸一蹭一蹭的就像只猫儿似的。“你骗人……啊”
    “没有骗人哦,这真的是最后一次。”梁萧也不好受,浑身是汗,特别是一张轮廓深邃的俊脸就像刚从大雨中奔跑出来一样,湿的彻底。“只不过,这最后一次比较久而已。”
    “你……”
    “是真的爱我对不对?”男人忽然不动了,拨开女人额前的碎发哑声问道。“不是因为要报复梁何,也不是因为想要证明什么,只是喜欢我,喜欢让我陪在妳身边而已,对不对?”
    梁萧的声音在抖。
    或许在这个时候问这样的问题有些煞风景,但也正是因为在这个时候,答案格外重要。
    同时亦是梁萧迫切需要知道的。
    从青春时候梦一样的存在,到了解之后越陷越深的爱,对梁萧来说,薛乔和薛薛既是同一个人却又是完全不同的存在。
    前者救赎了他的人生,后者却使他的人生有了意义,懂得幸福,是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氧气与……阳光。
    “薛……”
    “梁萧,你真的很傻。”薛薛的左手摸到按在腰上的大掌,先是摊开,然后紧握。“如果不是因为你是最特别的那一个,你觉得我有可能让你射进来吗?”
    薛薛牵着梁萧的手放到自己的左胸口。
    几乎是接触到滑腻乳肉的瞬间,男人的精关便有了松动的迹象。
    而薛薛接下来轻轻的两句话,更让一切变得一发不可收拾起来。
    “不要问我爱不爱你,而是要问你自己幸不幸福。”薛薛举起原本抵在身侧的右手,描摹梁萧男人味十足的眉骨。“如果你幸福,那我便是爱你的。”
    “懂了吗?”
    当热流喷涌而出的剎那,薛薛的一声“傻瓜”也随即被男人贪婪的大嘴给吞噬掉。
    他还能不懂吗?
    系统:“梁萧的好感度上升到了百分之百,委托者的怨气值也下降到了百分之十了哦。”
    二代团在梁何离开后决定全体续约。
    薛薛说到做到,而成员们也没让她失望,并未被突然取得的成功给迷昏头,而是和过往一样脚踏实地的,在音乐与舞蹈领域持续精进,以求每一个舞台都能做到尽善尽美,并将每一次的回归都视作对粉丝的回报。
    过程并非一帆风顺,但努力的汗水与泪水证明了一切哪怕并不容易,却也并非不可能。
    在业内都将他们视作失败者后,他们反而抓住了意外的契机,一跃而起,破茧而出。
    特别是在“同心娱乐”和梁萧的公司签订了合作意向书,以多媒体和多面向发展作为实验,在一般偶像和经纪公司仍拘泥于传统的造星模式时又提早开启另一个时代,成为后进者争相模仿的对象。
    在其中,黄其封作为经纪人与共同策划者,功不可没。
    所以公司上市前,薛薛和梁萧商量过后决定释放出百分之五的股权给黄其封。
    这在当下被报章杂志形容为“愚蠢至极”的决定,在又一个十年后却被证明了十分睿智且充满远见,那时候的黄其封在业内早已经被称作是“点石成金”的操盘手。
    “很多人问我如何挑选人才,其实我就只有一个原则,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至于疑与不疑间的尺度,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套标准,该如何恪守又该如何调整……”薛薛俏皮的眨了眨眼。“那便是行业机密了。”
    薛薛出席的是国家评选百家优良企业颁发证书的授奖仪式。
    梁萧则带着儿子与女儿坐在下方。
    两人结婚十来年,育有一子一女,是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