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分卷阅读118
    暗了下来。
    似那夜色最浓的时候。
    “薛薛……”男人声音喑哑,充满警告的味道。“妳在玩火。”
    “嗯,我知道。”
    薛薛这下也懒得再故作矜持,毕竟一连串的事情下来,所有时间都被填的满满,连吃饭睡觉都嫌奢侈,更不用说做爱了。
    算一算两人这次也有将近一个半月的时间没有好好“交流”了,便是偶尔擦枪走火,也不过就是点到为止。
    这也是为什么身体的反应格外强烈的缘故。
    就如久旱逢甘霖的人儿般,饥渴非常。
    “可是我不想玩火……”藕臂如藤枝攀上男人健壮的胸膛,女人吐气如兰,往常清脆的声音带上一丝沙哑,听来别有一番韵味。“只想玩你。”
    话落,薛薛顽皮一笑,像恶作剧得逞的孩子,十足的洋洋得意。
    她确信看到了男人骤然收缩的瞳孔。
    薛薛为自己对梁萧的影响力沾沾自喜,然而她并没能得意太久,当男人潜入甬道的手指从一根增加到三根后,已经很好的进入了状态中的身体顿时抖如风中粟糠,无法控制。
    “唔嗯……太多了……嗯……梁萧……”
    “多才能满足贪吃的小嘴呀。”梁萧是恨不得立刻就用自己已经硬的发疼的阳具取代手指的,不过太久没做的小穴就算分泌出了足够润滑依旧紧致非常。“先捅松一点,不然等等大肉棒怎么进来?”
    “嗯,那你,你不要括了,呜……”薛薛的小腿绷紧。“好痒呀……”
    “好痒?哪里?这里吗?”梁萧边问边不怀好意的摩娑着穴壁。“还是这里?嗯?我给妳挠挠就不痒了。”
    “不,不要……啊……”
    “看来是这儿痒对吧?”
    “不是那,啊……嗯……嗯呀……啊啊……”
    微弱的抗议声并没能阻止男人的孟浪,对着藏在深处微硬的突起,梁萧一会儿用指腹按着,一会儿用指甲抠着,没一下就把薛薛带到了高潮的边缘。
    如走钢索的人,岌岌可危。
    “不可以……呜……要到了……别再弄了,嗯啊……呀……”
    陡然拔高的音调,甜的像掺了蜜糖。
    薛薛扬起颈子,形如天鹅般优雅,却又因衣衫不整的模样而透出几分暧昧氛围。
    原本白皙的肌肤染上浅浅玫粉,像扑了层腮红在上头似的。
    “高潮了?舒服吗?是不是很爽?”梁萧每问一句,指节便曲起来扣住内里鼓鼓的一块嫩肉。“小嘴吸得这么用力手指都要拔不出来了,怎么办才好呢?嗯?”
    梁萧的声音落在薛薛耳畔却未能传进她已经接近停摆的脑海里,来的又急又快的高潮在一不留神间便将人的意识给彻底湮没,更遑论残存的理智了。
    看着薛薛似欢愉似痛苦又迷茫非常的神情,梁萧下腹煨着的一团热火越烧越旺。
    他知道时机到了。
    当机立断的将像刚泡在水里似的都渍润出纹路褶皱来的手指抽出,男人迅速解开裤头,释放自己积蓄了强大能量的性器。
    “嗯……”
    一接触到浑圆顶部,被灼人的温度烫着的花瓣立刻一阵哆嗦。
    “薛薛,看着。”左手捏住女人尖细的下巴,梁萧眼中划过一丝心疼,手上的劲道却未卸下半分。“看着肉棒怎么进去,我又是怎么爱妳的。”
    梁萧的音调压的很低,就像槌子般钝钝的敲在薛薛心上,也让女人终于从高潮的余韵中回过神来。
    她顺着视线往下看去便见面貌狰狞的粗长顶进自己半张的花缝间,把本来窄窄的穴口往外扩张成了个圆滚滚的小洞,外翻的嫣红媚肉与青紫色的肉身形成了强烈对比。
    “唔……”
    薛薛一下就赧红了双颊,像熟透的西红柿,似乎随时都会滴出甜美汁液。
    梁萧望着女人平常很少展露出的娇怯模样,微微一笑。
    “要进去了哦。”
    话落,腰腹一沉窄臀一挺,直直的便将火热的利刃给一举送进专属的细致宝鞘内。
    刚硬与柔软,彼此契合的,彷佛生而为一体。
    四、小情人他哥(25)h(完)
    “嗯……嗯啊……”
    客厅的沙发椅上,两人赤身裸体的交缠。
    梁萧一手撑着椅面,一手提起薛薛的长腿挂在自己的肘臂上,如此一来,花瓣被迫张开,贪婪的小嘴吞吐男根的淫靡姿态便一清二楚的呈现在梁萧被欲望浸染出了猩红色泽的墨瞳中。
    “梁萧,你,啊……慢点儿……唔……嗯……”
    薛薛其实已经记不得自己高潮几次了。
    身体里好像藏了无数颗烟花,稍一不留神便会炸出火光片片,最后汇集成最是炫丽耀眼的一帧画面,恒久的刻进骨血中。
    男人就像一头不知餍足二字为何意思的野兽,每当薛薛觉得差不多了,也不过就是几分钟的休止,过后又是新一轮强悍而猛烈的攻势,彷佛永远不会有结束的瞬间到来。
    “够了……呜,好酸,好累吶……嗯……”
    花瓣被蹂躏的又红又肿,连原本恹恹的藏在嫩肉里的蒂头都胀大了许多,充血挺立的样子瞧来可怜又可爱。
    因着两人间体液相互融合,混浊的黏稠在不断被捣弄下化成了点点白沫沾在花瓣上头,一片泥泞中,衬的紫黑色的柱身异常醒目。
    算算,从开始到现在已经过了一小时有余,梁萧也不过释放了两次。
    男人旺盛的精力,让人害怕。
    可哪怕累了,身体对于欢愉的本能依然存在。
    不知何时,薛薛的手已经抚上自己的双乳,用力的揉捏着。
    胸罩早已被扔到一旁的地上,棉衣被卷起到了锁骨处,女人修长又纤细的五指把玩自己丰满的模样落到梁萧眼里犹如无声的诱惑。
    “呀……嗯……梁萧啊!你,嗯别……啊……”
    当男人的大嘴一张,咬上乳珠,薛薛惊喘了声,本来慢悠悠地呻吟声顿时变调。
    “轻一点呜……太用力了,别吸……嗯……呀……”上半身被玩弄,下半身被充实,两重快感积累下,薛薛的眼角泌出了晶莹的泪珠。“够了,呜……嗯……好胀……啊……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