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分卷阅读112
    应了。
    床照尺度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以私事角度来看也不过是情侣间的一点儿小情趣,不过若被公诸于网络上,可 想而知会造成不小的冲击,尤其是里面有一部份的照片都只有薛乔入镜而已,或眼神迷离酥胸半露,或巧笑倩兮玉体横陈,琳琅满目的,让梁萧看完后气的直接把梁何给爆揍了一顿。
    薛薛没有阻止他。
    因为梁何的所作所为真的太恶心人了。
    如果上辈子的薛乔在面对爱人的算计和背叛后不是选择收拾包袱远走他乡,而是硬要和梁何讨个公道争个死鱼破网,可想而知,这一张张的照片便会成为梁何最好的武器。
    足以让薛乔声名扫地。
    而且梁何竟然按照时间与种类,分出了七个文件夹来。
    从他们第一次上床开始。
    有偷拍,也有光明正大地拍。
    “我没想到他是这样的人。”
    薛薛一直以为梁何再怎么样也是和薛乔认真处过的,然而现在看来,男人怕不是早就做好两手准备,若有朝一日薛乔的爱成为他的负累,便需要一个好的筹码来谈判。
    可笑薛乔还以为自己找到了命中注定的小情人,殊不知对方的心早就黑透了。
    “薛薛……”
    “我还以为,我还以为……呜……”
    在薛薛的眼泪溢出眼眶前,梁萧一把将她给搂过来。
    “没事的,都过去了。”
    梁萧看见那些照片也是愤怒的,甚至愤怒到想直接把计算机砸了把梁何杀了,可是他知道当下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薛薛。
    一个从头到尾都被小情人给欺瞒了的女人。
    这么长时间的一段感情彷佛笑话一样,枕边人深沉阴暗的心思,可想而知会对她造成多大的冲击。
    “梁何那就是个人渣。”
    “你不需要难过的,换个角度想,还要庆幸自己在事情变得更糟糕以前就看出了梁何的真面目才是。”
    这个安慰很苍白,梁萧自己也知道,然而没有安慰女人经验的男人想破脑袋也就想到了这么几句话。
    他牢牢抱紧薛薛,用强壮有力的手臂将女人圈在怀里,盼能用行动来给予对方哪怕一点的温暖和慰藉。
    薛薛感受到了。
    发现压抑不了后她索性放声大哭起来,在梁萧的怀里肆无忌惮的宣泄这份并不属于自己,却也真实存在,如狂风骤雨般侵袭而来的情绪。
    自从父母离世后,薛乔已经没有再像这样激动过了。
    父母在世的时候,她是两人的掌中宝,人见人爱的小童星,走到哪里都受尽爱宠与追捧,拥有许多人梦寐以求的花样年华,而当父母过世后,又继承一大笔意料之外的庞大遗产,从而有了转换跑道,实现心中宏图霸业的契机。
    薛乔从来就不是柔弱的菟丝花。
    她觉得爱应该是双向付出,彼此尊重的。
    这个态度,也体现在了她对梁何的感情中。
    薛乔从来没有看不起梁何的意思,哪怕梁何利用了她在圈子里的身分地位为自己谋求、盘算许多,她也没有因此觉得梁何就低人一等什么的。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梁何敢要,她就敢给。
    这难道不是很公平吗?
    殊不知,薛乔心中的公平二字,助长了男人骄傲的同时也滋养了他的自卑。
    一面享受作为薛乔男人的特殊待遇,一面又因为别人的闲言碎语感到不满和愤恨,脆弱又敏感的自我在不断矛盾纠结的过程中产生了逃避心理,最后便是将一切归咎到薛乔身上。
    她给予梁何越多,梁何越恨。
    这世界上就是有这样的人,永远学不会感恩别人的给予和付出。
    可惜,薛乔明白的太晚。
    一般人被所爱之人猜忌、利用又狠狠背叛一场后,很容易便会孳生出厌世的想法,甚至满脑子想着要报复回去,不顾一切,从而有很大概率使自己沦落到更悲惨的境界,梁萧便是如此。
    若非薛乔心胸开阔,心性坚韧,又因为从小的经历使然,在跳脱对梁何盲目的情感后,万念俱灰下的选择不是玉石俱焚而是放手给自己自由,薛乔大抵便是又一个梁萧。
    又一个悲剧。
    “没事儿……哭出来就好,哭出来就都没事了。”
    在薛薛难得一次放纵自己大声痛哭时,梁萧对她的失态没有任何讶异,只是觉得心疼,心疼的一颗心像被人给掐住了似,难受到几乎无法呼吸。
    “都是梁何的错,与妳无关。”颤抖的大手一下又一下的顺着薛薛的背脊。“从现在开始,我不会再让妳受委屈了,薛薛。”
    说完这句话后,梁萧的眼中带着下定某种决心后的强烈意志。
    薛薛并没能看到,只是渐渐收敛了哭声。
    她的肩膀一耸一耸的,啜泣声就和小猫呜咽一样。
    “好点儿了吗?”
    薛薛撑起身体,便见男人高级的衬衫布料上满是自己眼泪和鼻涕和出的湿印子。
    “我……”她的双颊微微赧红。“不好意思……”
    “傻瓜,和我说什么不好意思。”
    梁萧忽然捧住了薛薛的脸,靠近她。
    “只要妳想,我连命都可以给妳。”
    世界四、小情人他哥(19)
    突如其来一句情话,让薛薛怔住了。
    “梁萧……”
    她望进男人深邃如宇宙浩瀚,湛亮似繁星闪烁的一对黑瞳里,恍恍惚惚间觉得那就是一汪深潭,叫人一不留神就溺在了温柔的流水里。
    “我是认真的,只要妳想。”彷佛是怕薛薛不信,他又重新说了一次。“我连命都可以给妳。”
    自梁萧说话间喷出的热气打在薛薛的脸上,毛孔颤动,像是浸在了热呼呼的水气中。
    男人的味道很干净。
    让人安心。
    薛薛抓着梁萧衬衫的手忍不住收紧。
    本来平整的布料,此时早已布满或深或浅的褶皱。
    其实梁萧很紧张的,对薛薛会做出怎么样的反应。
    他的呼吸不稳,掌心出汗,目不转睛的盯着薛薛,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