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分卷阅读111
    有一阵子不曾来骚扰她了,薛薛觉得自己可真聪明,以团综和新专辑两项主要行程安排搭配演唱会排练把梁何的时间填满,让自己终于得了个耳根子清静。
    不用再花心思应付梁何,也能把精力放在事业上。
    没想到梁何竟然又找上门?薛薛记得今天梁何应该一整天都和团员待在棚内拍摄回归要用的材料才是。
    “妳和他说我没空。”
    和秘书交代完薛薛已经准备挂断电话,哪里想对面突然传来男人阴恻恻的声音。
    “薛乔,妳今天必须来见我,要不然……我就把那些照片发出去。”
    世界四、小情人他哥(17)
    照片?什么照片?
    梁何这句话让薛薛眉心一跳,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她总觉得好像有什么被忽略掉了。
    “总经理……”
    “没关系,妳让他进来吧。”
    把电话挂掉后,薛薛才注意到梁萧还在办公室,正一脸无辜的望着她。
    如果让两兄弟碰上面……薛薛已经预感到前方就是一场修罗场。
    她头疼的按了按太阳穴,梁萧见状,一下就猜到了。
    “梁何要进来?”
    “嗯……”
    男人这一声冷哼让薛薛无语,不过她还没想好该怎么应对,梁何已经进到办公室里头。
    很明显,他是从片场直接过来的,身上还穿着这次新专辑封面拍摄用的华丽服装,风格近似中古世纪的贵族与骑士造型,和梁何一张出色的脸孔十分相衬,可惜男人的身形太瘦,撑不起整套服装。
    有点儿小孩子偷穿大人衣服的突兀感。
    如果换成是梁萧肯定有让人耳目一新的效果。
    薛薛想着,发现梁萧竟然在薛乔办公室里的梁何已经大叫起来。
    “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薛薛顺着梁何食指伸出的方向看过去,就见梁萧正双臂抱胸,好整以暇的靠在沙发椅上。
    长手长脚的男人表情高傲,姿态慵懒,就算打扮率性又随意,也难掩一身张狂的气质,看着不像客人,反而更似主人。
    “我怎么不能在这里了?我的好弟弟,难道这是你的办公室吗?”
    梁萧的声音淡淡,在气势上却已经压过梁何一头。
    薛薛觉得头更疼了。
    “你们……”
    “你们在一起了?”被梁萧的话给哽了下的梁何果断转移炮火,用一种不敢置信的表情盯着薛薛。“薛乔,原来你就是和我哥勾搭上了才要把我抛弃的?家爱说的没错,妳果然是个荡妇!”
    这话一出,薛薛整个人的脸色都沉了下去。
    “荡妇?什么荡妇?你嘴巴最好给我放干净点。”
    见梁何一双眼睛瞪得跟铜铃一样大,薛薛嗤笑了声。
    “梁何,你比种马都还不如的一个男人,有什么资格说我是荡妇?”
    “怎么?是上次那巴掌的教训还不够吗?到底谁给你的底气来我的办公室胡言乱语的?”薛薛嘴角扬起。“余家爱?不是我要说,你们两个人可真配,一个烂泥扶不上墙,一个以勾引别人看不上眼的男人为傲,可不是天作之合?”
    薛薛说到这里,停顿片刻。
    有点儿失控了。
    她心里清楚,是这具身体遗留的情绪在作祟,不然不会越骂越痛快,特别是在梁何提到余家爱的名字后,身体内的情绪汹涌上来,就像点燃了炸弹的引信一样。
    本来以为上次那巴掌已经在某个程度了结薛乔对于梁何的感情,可薛薛发现,或许自己想的太简单了。
    哪怕没有在任务的要求里提到报复梁何,可不代表薛乔不恨,对这个上辈子玩弄她的感情并利用这份感情来作为伤害梁萧利器的梁何,只做到这样的程度还不够。
    必须要让梁何付出更大的代价才行。
    当薛薛认知到这点的时候,也同时在思索对策。
    不过对面的梁何显然气极了,浑身颤抖着,盯着薛薛的样子就像一只随时都会扑上来咬人一口的恶兽。
    “薛乔!”
    嘶哑的男中音拉回薛薛的思绪。
    “妳这个贱女人!”
    当念头划过脑海的瞬间,梁何也同时冲了上来。
    两人间的距离也就几步之遥,薛薛根本就没有反应的时间,所以她只是本能地闭上眼睛举起手来希望能挡下男人直接呼过来的大掌。
    不过预期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
    她悄悄睁开眼。
    果然梁萧就站在自己面前,用五指直接抓住了梁何的手腕。
    那一瞬间,薛薛觉得梁萧高大的身影就像座巍峨的大山。
    “梁萧,放开我!”没想到自己会被人一把给箝制住的梁何在呆滞片刻后,剧烈的挣扎起来。“你这个混蛋!放手!”
    薛薛忽然很想笑,似乎,她和梁何的角色被对调过来了,因为梁萧的插足。
    “梁萧我警告你立刻给我放手!”也不知是不是被薛薛似笑非笑,嘲弄意味十足的眼神给刺激到,脸色胀红的梁何此时就跟个疯子一样口不择言。“你和薛乔这对奸夫淫妇!你再不放手我就把那些照片都发送出去!”
    “照片?”这次不等薛薛开口,梁萧直接迫近梁何,问道。“什么照片?”
    “还有你嘴巴最好放干净一点,不然我就把你的嘴给封了,知道吗?”
    薛薛背对着梁萧并不知道梁萧露出了什么样的表情,她只是见到梁何混杂了恐惧,愤恨,与不甘等总总复杂情绪揉合出来的扭曲样貌。
    “听清楚了没?”
    梁萧手劲之大,薛薛没有体会过并不知道,但梁何已经受不了了。
    他毫不怀疑,只要梁萧想,一下就能把自己的手给废了。
    所以最后,在对方充满威胁的目光中,梁何只能屈辱的点了点头。
    “很好,现在你可以说说,照片是怎么一回事了?”
    世界四、小情人他哥(18)
    梁何口中的照片,其实就是所谓的床照。
    薛乔并没有这种拍摄僻好,不过情到浓时,哪怕觉得难为情,对梁何的要求通常也是半推半就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