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分卷阅读109
    红艳艳的小舌突然卷起男根最顶部的位置,按住马眼用力一吮,男人脑中的理智线也跟着被掐断了。
    一手控制住脑袋瓜,一手捏起软呼呼的脸颊肉,梁萧直接挺着肿胀的肉根就往女人小嘴里送,直抵到了嗓子眼后,才像脱缰的野马一般挺臀摆腰抽插起来。
    世界四、小情人他哥(15)hh
    “唔……嗯……”
    在男人强势的律动下,薛薛艰难的呼吸。
    她能感觉到肉棒还在持续的胀大中,莫说全根了,便是要挤入三分之二都嫌困难,偏偏梁萧总是不死心,每每到了极限的地方,都还想着再更深入一点。
    硕大的阴囊于是顺势打在薛薛的下巴上。
    劈啪劈啪的。
    “真舒服……”
    当喉头对性器的挤压逐渐加重,梁萧便知道差不多了。
    “再一下,再一下下就好……”
    就在薛薛觉得自己快要窒息时,梁萧低吼一声,终于停止了折腾。
    预期中被灼热浇灌的感觉迟迟未至,薛薛忍不住睁开眼,然而都还没看清男人的表情,下一秒便发现自己的双腿被扳开到了极致,肉棒竟是就这么闯了进来。
    “嗯啊……”
    男人衔接的恰到好处。
    薛薛都还没从嘴巴的酸疼中缓过来,就被带进了另一波情欲的漩涡里。
    坐姿让梁萧每顶进来一次薛薛都有种要跌下去的感觉,恐惧的心理让她不得不向前盘住窄腰,攀住宽肩,好维持岌岌可危的平衡。
    如此一来,倒让两人间的结合更加紧密了。
    “舒服吗?”
    “才,才不……啊……”猝不及防被男人用抱小孩的姿势抱起来,薛薛吓得夹紧了藕段一样的小腿。“梁萧!你做什么?”
    “做爱呀。”
    梁萧说完还颠了两下,直把薛薛唬得就算知道男人是在逗弄自己,还是跟无尾熊抱住尤加利树般紧紧抱住了男人,连带着媚肉也向内收拢,无死角的把异物给整个包裹起来。
    梁萧爽的哼了两声。
    “咬那么紧?怕肉棒跑了?”
    薛薛没有回答,身体的反应却骗不了人。
    小嘴一啜一啜的,直把肉棒捆的牢牢。
    薛薛现在的支点就放在与梁萧下体相连的部分,因此哪怕有男人的大手半托半捧着,大部分的力量还是都压在了上头,穴口被撑开到极致,整根肉棒都泡在了里头。
    而她的上半身更是密实的贴在梁萧的胸膛上,饱满的乳球也被如堵墙般又厚又硬的肌肉给压的扁扁,看起来就像被杆平了的面皮似的。
    梁萧非常享受这样的亲密。
    “舒不舒服?”
    他又问了一次,同时,还小幅度的转动起肉棒。
    “嗯……”
    肉棒将甬道满满的塞住,上头深刻的纹路括着内壁,有棱有角的浑圆顶部还不安分的在打磨着,直把内里的敏感点全挠过了遍,刺激的淫水一股接着一股的喷了出来,很快就将阴阜给打湿了。
    就连裸露在外头的阴蒂和小阴唇都没能幸免。
    男人粗硬的黑毛刺进柔软的敏感,带来的快感之强烈,让薛薛哪怕咬紧双唇,含糊的呻吟声仍不免泄出。
    梁萧被夹的头皮发麻,拍了拍女人的小屁股后,终于迈开步伐,走动起来。
    “放我下来……嗯……啊呀……”
    薛薛惊叫。
    梁萧走没两步便又停下,调整角度后忽然往上狠狠一捅,把因为颠簸而滑出一部分的柱身给重新送回去,层层媚肉都被辗平开来。
    “呼……”
    不止薛薛备感煎熬,梁萧也忍的辛苦。
    所以这回他没再停顿,直接绕过办公桌把人带到了落地窗边。
    薛薛一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方才肉棒在甬道内随着男人移动的脚步不停搅和着黏腻时她便被震动般的快意给带上了一波小高潮,整个人都还有些浑浑噩噩的。
    因此当梁萧将她放下来,腿软的女人险些就要直接瘫坐到地上去。
    “这么娇气?要好好锻炼了啊。”
    话落,男人的耐心也正式宣告用罄。
    将薛薛翻过来让她趴在落地窗上后梁萧便压着她的身子打桩似的猛干了起来。
    后知后觉的女人好不容易将视线重新聚焦,这才发现自己现在衣衫不整的样子全被透明的玻璃给如实呈现出来。
    “梁——啊,你……嗯……”
    薛薛的话没能说的完整便成了支离破碎的呻吟。
    赤铁一样的肉棍每次都捣到花心深处狠狠研磨一圈后才又抽出,带动内里的嫩肉都一起被拽了出来。
    “不要这样……好奇怪……呜……太,太奇怪了……啊……梁萧……嗯呀……”
    在男人凶猛的撞击下,薛薛的身体不断往前倾,就算双手撑在窗面,仍无法避免的一次次蹭上。
    “不要呜……好凉,嗯……太快了,啊……”
    冰冷的玻璃上,白花花的乳肉四散,被挤压成了淫靡非常的形状。
    “不快些怎么能满足妳?”梁萧看着眼前不停变化的色情画面,声音喑哑的不可思议。“小淫娃。”
    “才,才,才不是呢……”
    “不是吗?那这噗叽噗叽的水声从哪里来的?”
    “你别说了,呃啊……”十指在透明的表面上头画出清楚的痕迹。“那里不可以……不要,梁萧,那里不要……”
    当发现男人突然间改变了方向,变成从后股勾滑进穴口,且在经过那朵隐密而羞怯的菊花时都会刻意的停顿几秒后,薛薛的身子登时抖如风中粟糠。
    她可不想玩肛交。
    “好,不要,不要。”察觉薛薛的排斥,梁萧低声安抚。“现在不会进去的,毕竟,妹妹也舍不得大肉棒吧。”
    话落,梁萧直接提起薛薛的右腿,就着泥泞的花瓣,卡准点后,直上直下的抽插起来。
    “唔……嗯……”
    薛薛是想躲开的,无奈身体总是违背意识的提臀往后靠,就像是难以割舍肉棒般的主动。
    到后来,她索性放弃了,带着点自暴自弃的意味去迎合男人似乎永远不知餍足二字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