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分卷阅读108
    ,这一番扭动下来反而摩擦出激情的火花,就连本来还懒洋洋的沉在束缚里的阳具也一下就抬起了头,宝刀出鞘,气势十足。
    “嘶……”被这意外插曲给爽到的男人用力的呼吸了一口气。“原来妹妹已经很想要了?这么主动。”
    梁萧边说边往前顶弄胯部,同时把女人不安分的小屁股给固定住,十指毫不客气的揉捏丰满的臀肉,饶是薛薛自诩意志坚强,在这样的氛围和被动情境下也渐渐软化。
    “嗯呀……”
    娇软的嘤咛逸出,伴随男人粗沉的低喘回荡在偌大的空间内,就像罩上了层春色的薄纱般迷离。
    世界四、小情人他哥(14)h
    梁萧将薛薛给抱到了桌子上。
    很快的,薛薛就能感觉到自己的内裤已经湿了。
    “嗯……”
    男人对女人小巧玲珑的脚掌似乎爱不释手,持续亵玩着,却忽略了上半身正颤巍巍的渴求怜爱的乳球。
    薛薛的身子早就软了,不过就是嘴硬不想在自己的地盘开口求人罢了。
    梁萧自然也看出薛薛的倔强,他面色不显,只是不疾不徐的将左手探进女人的下体,在触及被浸湿的布料后,喉间发出一声了然的轻笑。
    薛薛的脸胀的更红了。
    “好湿呀。”
    梁萧的手指捻弄布料前前后后摩擦着敏感的阴蒂。
    薛薛险些没撑住,整个人眼看就要往后跌,还是梁萧眼疾手快的扶住了她。
    “不要这样玩……呜……梁萧……”坚持越久,一旦弃守,便越是顺理成章。“梁萧你,嗯呀……给我……唔,嗯……要……”
    “想要了?想要就自己来拿。”
    梁萧边说边引着薛薛的小手来到自己胯间。
    阳具顶出一角,让人想装作没看到都难。
    很快的,在半推半就下,柔软的小手被放在了小帐棚上。
    庞然的形体,厚实的份量,无一不刺激着女人的感官,引的流水汨汨不绝,泛滥成灾。
    “把拉链拉下来。”
    梁萧覆在她耳边低声吩咐。
    薛薛咬唇,照做。
    黑色子弹内裤被棱角分明的龟头给撑出了个沉甸甸的包子状。
    看那物什狰狞的模样薛薛忍不住吞了口口水,想收手,梁萧却不让。“还没完呢,脱到一半就想跑?没门儿。”
    闻言,薛薛羞恼的瞪了他一眼。
    总觉得在性事上,梁萧每每就像换了个人一样,也不知是本性如此,还是……
    “嗯呀……”冷不防被拧了下乳尖的薛薛娇喘一声。“梁萧,你……”
    “不可以不专心哦。”男人说着,英气的剑眉拧起,淫邪的念头酝酿成形,模样却似在教训学生的老师一般严肃正经。“在这种时候分神的孩子,要受到惩罚才行。”
    说着,直接包覆住薛薛的小手将内裤一举拉下。
    薛薛没听清楚梁萧含糊的后半句话,倒是被露出原形的男根给吓了一跳。
    又粗又长,红中透紫,自粗黑的野草丛中探出头来被青筋给围绕的巨物一释放立刻傲然的在女人眼前晃动着,犹如咆哮的恶兽,迫不及待彰显自己的力量。
    “看,它都胀的多厉害了。”
    梁萧扶着肉棒,递到薛薛嘴边。
    已经人事的女人一下就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不要。”
    细眉皱起,女人面露嫌弃。
    梁萧也知道要一次就让女人点头不太可能,便径自用怒张的肉棒轻轻地拍打她的脸颊。
    薛薛一时间有些懵了。
    “梁萧!”
    待得反应过来,瓷白的小脸上已经被自顶端的小孔中溢出的点点体液给括出了几道显眼的水痕。
    像小花猫似的。
    “乖,张嘴。”
    “不、要!”薛薛瞪大眼睛。“你疯了,这在公司呢。”
    “没有人会进来的,何况我们都进行到这里了。”见薛薛油盐不进,梁萧换了个方式。“薛薛……好宝贝,给我含含好不好?还是,还是妳心里还惦记着梁何?”
    梁萧的语气委屈巴巴的。
    可是内容却让薛薛十分无语。
    这都什么跟什么?
    不过当她觑了眼男人后就发现,对方的眼角眉梢间分明就洋溢着浓浓喜色。
    脑筋一转薛薛便知道梁萧肯定看到梁何被保全给“请”出去的一幕了,如此一来,男人的好感度上升便不意外。
    “又分心了。”
    “宝贝这样可不行呐。”
    听到梁萧无奈的语气,薛薛心中闪过一丝不妙的预感,果不其然,下一瞬间男人直接伸手捏住她的下巴,一个使力,檀口便启,薛薛张嘴想说话却反而给了梁萧机会,趁着贝齿张开的片刻,直接就将肉物给捅了进来。
    男性独有的淡淡腥膻味儿一下盈满了口腔。
    薛薛瞇起眼睛,不适应的想要干呕,可骤然束紧的空间反而使男人感到莫大快意。
    若不是担心伤到薛薛,梁萧真想直接驰骋起来。
    “没事儿的,忍一忍就好。”梁萧边哄着薛薛,边揉上被晾在一旁多时的丰满。“这样也能润滑呀,一会儿进去小穴比较不会疼。”
    如果不是嘴里塞满肉物口不能言,薛薛真的很想让梁萧自个儿来试试看这种滋味。
    无奈不争气的身子很快就拜倒在男人引起的快感中。
    特别是当厚实的大掌捏住滑腻的奶肉,粗砺的指腹擦过敏感的奶头时,薛薛几乎是本能的就配合起梁萧速度缓慢却扎实的进出。
    “呼……很好……真棒。”梁萧的声音紧绷,有汗珠自他高挺的鼻梁滑落。“乖,试一试用舌头舔,嗯,就是这样……很好……”
    薛薛的动作虽然生涩却十分细腻,在梁萧的指挥下,有条有理的。
    没一会儿整根柱身的前半部分就涂满女人的口水,晶亮亮的瞧着就像上了层油一样。
    来不及咽下的津液沿着薛薛的唇角缓缓涎下。
    看女人红着俏脸卖力吞吐自己男根的模样,梁萧的呼吸声越来越重。
    “嘶……”
    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