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分卷阅读107
    案好不好?”红唇一挑,吐气如兰。“因为呀……你就是只养不熟的白眼狼啊。”
    伴随着这句话而来的,是一个清脆的,响亮的巴掌。
    梁何完全没想到,自己会被女人打巴掌,而这个女人还是他的上司,他名义上的女朋友。
    薛薛打完巴掌后就后悔了,不是后悔这个举动,而是没想到男人看着细皮嫩肉的其实皮糙肉厚,打起来不爽快不说,手还疼得要命。
    不过罢了,打了就打了。
    薛薛没再理会呆若木鸡的男人,利落的转身走到办公桌上的电话旁,按下热键。
    “喂?梁先生现在在我的办公室,情绪有些激动,我担心会对我的人身安全造成影响,你们来个人把他带下去吧。”
    “薛乔,妳疯了!”
    回过神来的梁何神色狰狞。
    薛薛却无所畏惧,只是用一种看着蚁蝼般高傲又怜悯的眼神看着梁何。
    “疯了?不……”女人的眼睛里有暗光流转。“我只是清醒了而已。”
    世界四、小情人他哥(13)h
    系统:“梁萧的好感度上升到了百分之四十五,委托者的怨气值也下降到了百分之五十哦。”
    薛薛没想到薛乔的怨气值下降得这么快。
    也不过就几句话的功夫而已。
    不过更出乎她预料的是梁萧的好感度,明明男人就不在现场,怎么会突然就上升了?似乎是为了解答这个疑惑似的,办公室的大门被推开了。
    来者是梁萧。
    这两兄弟可真行,刚走一个马上又来一个。
    秘书亦步亦趋的跟在后头,脸色颇为苍白。“总经理,这个人……”
    “他是我的客人。”
    “不过以后谁不经通报直接要进来,妳就打电话给保全,让他们上来把人请出去,知道不?”薛薛没有要责怪她的意思,然而,规矩该立还是得立。“包括梁何。”
    秘书一下就反应过来了。
    “嗯,妳出去吧。”薛薛看了眼还拎着便当盒站在一旁的梁萧,又加了句。“对了,如果有谁来找就说我不在,不要让人进来。”
    “好的。”
    当秘书离开后,薛薛终于将目光落到梁萧身上。
    男人穿着一身便服,看着刚健身完的样子,白背心将他肌理结实的胸膛给若隐若现的展露出来,牛仔外套套在身上,却掩不住手臂贲张起伏的线条。
    简单率性,又酷又潮。
    薛薛觉得梁萧好像一下子年轻了十岁。
    说刚才走出去的梁何才是哥哥怕也有人信。
    “如何?”
    当男人那张俊脸在眼前放大,薛薛这才从美色中回过神来。
    “什么?”
    边说她边推了推梁萧,想摆脱这太具压迫感的姿势,无奈对方的身体就跟座巍峨的大山般动也不动,显然,光靠力气要想“移开”男人,无异于蚍蜉撼树。
    所以薛薛很快放弃,只是往后退了步,直到碰到桌子。
    偏偏梁萧也跟着往前跨了步,直到将薛薛整个人困在自己与桌子间。
    觉得自己一下就变成夹心饼干中一层可口馅料的薛薛有些恼怒的喊了声。“梁萧!”
    分明是气愤的语气,听在梁萧耳里却像是娇嗔一样,软糯糯,甜滋滋。
    “我说……”梁萧弯腰,低声问道。“如何?我好看吗?有没有比梁何好看?身材是不是比他好?嗯?”
    说这话的时候男人的身体已经整个卡进被迫张开的修长双腿间,而他的档部几乎是抵在了薛薛的耻丘上。
    硬挺的布料陷了一角。
    感受到火热又坚硬的肉物,薛薛本能的低哼,落在梁萧耳中就像是小猫叫春一样又淫又浪,本来他只是想要逗逗女人的,没想到薛薛不过发出个声音,就把自己体内的欲望火种也一并点燃了。
    顺手将便当盒放到桌上,梁萧的大手不安分的顺着薛薛的腰线往上。
    “不,不要……”理智让薛薛意图做出反抗。“这是在办公室……”
    “傻瓜,办公室才有意思呀。”梁萧望着女人意乱情迷下显得朦胧又水润的杏眸,只觉得一颗心像是浸在了糖水里。“何况妳刚刚不是才说,不要让人进来?”
    想到方才自己下的命令,薛薛悔的肠子都青了。
    本只是想免掉麻烦,现在倒是方便了男人为所欲为。
    梁萧见薛薛迟疑不决,诱哄道。“相信我,宝贝,妳会喜欢的。”
    她才不会喜欢。
    可惜这句话没有说出口的机会,薛薛的小嘴便被梁萧给堵住了。
    “嗯……” 追ベ新.更多好文+q群7860.99895
    男人的吻并不温柔,可却成功的挑起薛薛的性欲。
    “别,唔……嗯……”
    哪怕不断偏头闪躲,梁萧始终耐心十足,紧追不舍,逮着了机会便狠狠蹂躏娇嫩的唇瓣,没一会儿,上头涂着的豆沙色唇膏便被吃掉了颜色,取而代之的是靡艳的红。
    同时,梁萧的双手也没闲着。
    衬衫的蝴蝶形领结藏有玄机,不过被轻轻一扯就散了开来。
    登时,胸前一片白皙赤裸裸的,便是最保守的肉色胸罩也无法完全托住的丰盈彷佛被惊着了的白兔,不安的晃了两下。
    梁萧的眼神微暗。
    大掌毫不犹豫地掏出椒乳放在掌间把玩,并用指甲拨弄如一对红宝石般俏挺挺的嵌在两团绵软上的乳尖。
    “薛薛的奶头硬的跟小石子一样了呢。”
    男人揶揄的语气,让女人恨恨地踢了他一脚。
    不痛不痒的,和调情没两样。
    当薛薛想再踢第二次,立刻被有了准备的男人给抓个正着。
    黑色的高跟鞋掉了下去。
    “梁萧!”
    薛薛觉得羞耻极了,特别是当梁萧抓住她的脚踝摩娑几下后,竟是接着用掌心直接按住脚底,隔着薄薄丝袜,暧昧的磨着圈儿。
    像在被挠痒痒的感觉就如细微的电流刺激的她全身酥麻,忍不住挣扎起来,盼能缓解这汹涌而来却堪比酷刑的阵阵快意。
    殊不知此时两人下体几乎贴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