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分卷阅读106
    了薛乔身上。
    两相矛盾激化下,男人从第一次出轨的愧疚到后来,已经认为是理所当然。
    薛乔没有那么需要自己。
    是薛乔不解风情,怨不得人。
    借口越找越可笑,男人却越来越上瘾,从别的女人身上找回失落的自尊和骄傲,并以此沾沾自喜。
    梁何没有一天后悔过。
    他已经摸清薛乔的性子,知道对方放不下自己,所以会愤怒,所以会难过,然而那些指责和狠话都只不过是虚张声势而已。
    兜兜转转到最后,薛乔总会妥协,甚至已经变成一种习惯性反应。
    唯一真的让梁何感到慌张的一次,也就是自己不小心闹出人命来时,先是惊惶,再是愤恨,特别当那如菊花淡雅又如兰花高洁的女孩强忍着泪水同意做人工流产时,梁何觉得自己真够孬种了。
    他既恨自己的无能为力,又庆幸事情可以顺利解决,然而千算万算就是没料到,善后不周全,竟让梁萧将这件事给捅到了薛乔面前。
    想到他那个哥哥……梁何的脸色一下就沉了下来,颇有几分山雨欲来风满楼前的沉肃感。
    薛薛看着梁何一会儿青一会儿红一会儿白一会儿黑的脸色,忍不住笑了。
    淡淡的一声“呵”,成为打破平静的利器。
    “总经理,不好意思,我……”
    “没关系。”
    薛薛摆摆手,她知道秘书是想拦又不敢拦,左右为难。
    而会这样,都是前头薛乔自己纵容梁何纵容出来的。
    “咖啡放着,妳先离开吧。”
    “……是。”
    当秘书离开,偌大的办公室内就剩梁何和薛乔两人了。
    没有外人在场,梁何便顾不上维持面子,直接朝薛薛大吼道:“妳把舞王降临的名额让给贺宇翔了?不是说好要给我的吗?”
    没想到梁何瞧着斯斯文文,嗓门这么大。
    粗声粗气的。
    “给你?”薛薛先是为他的行为蹙起眉头,松开后,唇角一挑,似笑非笑的问。“凭什么给你?”
    世界四、小情人他哥(12)
    薛薛这个问题让梁何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凭什么给他?不是本来就应该是他的吗?
    终于,后知后觉的男人发现事情和自己想的有所出入,或者说,薛乔对他的态度,似乎和以前不太一样了?
    当念头划过的瞬间,便见女人好整以暇的将双手交叉成塔状放在下巴上,饶有兴致的看着他。
    就像在看个……跳梁小丑?
    这个认知,让梁何背脊一凉。
    “乔乔。”他放软音调。“妳还在为那件事生气?我不是说了,那是我哥不怀好意,我是被人设计了,一夜酿成大错,我推卸不了责任,可是乔乔,我……”
    薛薛伸出手,阻止梁何继续说下去。
    对方恶心的声音让她鸡皮疙瘩都快掉满地了。
    “首先,我是薛薛,不是乔乔,希望你记住。”
    “再来,梁何,我不是傻瓜,不要想拿你哄其他女人那套来哄我,一夜就能怀孕?你当你是什么?散精童子吗?一发入洞,百发百中?”
    梁何被讽刺的一张白净面皮都胀红成了猪肝色。
    不过薛薛显然还不想放过他。
    “梁何,可能是过去我对你的纵容让你有些误会了。”
    “你并没有那么特别,也没有那么重要,甚至没有那么无可取代,知道吗?”
    薛乔从来没有对梁何说过这么“重”的话。
    梁何压根儿就反应不过来,因为薛薛一句接着一句,连珠炮似的就没让他有反应的机会。
    “我曾经在网络上听过一句话,大概是这样说的,当我捧着你的时候,你就是水杯,而当我松手,你就摔成了一地玻璃渣子。”
    薛薛盯着脸色突然黑的跟乌云一样的男人,只觉得自见到梁何后心中就萦绕不散的强烈郁闷感正一点一点在消失。
    “梁何。”
    薛薛忽然喊了他一声。
    不同于方才的凛然,是又娇又软,脉脉含情的声音,对梁何来说,就像有一支细细的羽毛挠过心尖一样酥酥麻麻。
    他一时间有些摸不着薛乔在想什么。
    眼前的女人,是薛乔又不像薛乔。
    薛乔不会对他说出如此无情的话,也不会用这样温柔的声音喊出自己的名字。
    恍恍惚惚间梁何觉得自己像置身于冰火兼容的空间里,一半热的灼人,一半冷的冻人。
    “很委屈吗?”
    薛薛的声音彷佛有魔力一样,让梁何情不自禁的就点了点头。
    “为什么委屈?”
    薛薛边说,边起身。
    曼妙的躯体被包裹在合身的套装内,窈窕的身形被完美衬托出来,不论是鼓鼓的胸脯还是细细的腰肢,挺俏的臀部或笔直的长腿,无一不撩拨着男人蠢蠢欲动的心。
    高跟鞋敲击地面传来叩叩叩的声音,同样撞在了梁何身上。
    他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在薛薛走到自己面前时。
    “我给了你那么多……”纤长的十指伸出,给梁何整理领子。“你为什么还觉得委屈呢?”
    是啊,他拥有了那么多,为什么还觉得委屈呢?
    梁何迷蒙着双目,嘴唇动了又动,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在薛薛的杏眸凝视下,他觉得自己已经被看透,永远不会满足的内心,永远不认为自己有错的自尊,还有,永远不可能忠诚于一个女人的浪荡。
    他低劣的本质,他苦苦想要掩饰的不堪。
    全被看穿。
    “你在发抖?”薛薛给他整理完领子后,指腹就在他的脖子上慢悠悠的打着转儿,没有离开。“为什么?是心虚了吗?”
    梁何想摇头,想将对方不安分的手拿开,然而身体却僵硬的不听使唤,无法动弹。
    薛薛的手指往上滑。
    柔若无骨,细葱如玉。
    薛薛对梁何的表现很失望,失望到只在一瞬间就做下决定,不想再多浪费丁点时间在这个男人身上。
    “梁何,我直接告诉你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