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分卷阅读100
    窗洒落,就像在女人的侧颜镀上一层金光般,明明是未着寸屡的胴体,却有种不容侵犯的圣洁威严。
    梁萧连呼吸声都不知不觉放轻了,就怕一个不注意,打破眼前犹如风景般美好的静止画面。
    男人贪婪的凝视薛薛自然感觉的到。
    她偏过头,本来就只是率性的披在身前的被单也就顺势的滑了下来。
    梁萧觉得自己的血气都冲到胯间去了。
    终于,在一阵漫长的沉默后,薛薛开口了。
    “梁萧?”
    世界四、小情人他哥(05)
    梁萧没想到薛乔还记得自己的名字。
    剎那间,激动情绪蔓延至全身,复杂难言的滋味,让梁萧的身体就像根木头一样,僵硬的很。
    薛乔似乎觉得他这样子很有趣,笑了。
    如银铃般悦耳的声音,传到耳中,便成了无形的春药。
    他的脸皮也跟着一点一点胀红起来。
    薛薛的确觉得很有趣。
    而且她没想到,亲眼见到的梁萧会是个这么合自己胃口的男人。
    身材高大,笔挺的像个军人而不是商人,特别是那张脸,的确和梁何有几分相似,然而不论是性感的脸部轮廓还是深邃的五官样貌,组合在一起却比梁何的更为立体且迷人。
    若说梁何是青涩稚嫩的果子,梁萧大抵便是风华正茂的野花。
    最吸引薛薛的,莫过于他的气质。
    富有侵略性却不过分张扬,就像一只耐心蛰伏的猎豹,将满身力量内敛于昂藏矫健的躯体内,伺机而动。
    就是这样一个不论摆到哪儿看着都是鹤立鸡群的男人痴痴的盯着自己,目不转睛,薛薛内心自然是骄傲又得意的。
    且他的反应展现出了与外表不同的强烈反差更让人觉得可爱非常。
    于是螓首一偏,女人笑问。
    “怎么,看傻啦?”
    “你过来一下。”
    薛薛说着,朝梁萧勾勾手。
    男人不知不觉就照着她的话做了,没有任何犹豫。
    待来到床边,薛薛示意梁萧坐下,可都还没坐到位,女人一对藕臂突然绕了上来,像攀藤植物般环住他的脖子,然后,用力一拉……
    重心不稳的后果可想而知。
    当薛乔那张美艳动人的脸蛋近在咫尺,连长长卷卷的浓密睫毛都根根分明的映入眼帘,梁萧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
    他想动,然而薛薛不让他动。
    “薛乔……”
    “不,不要叫我薛乔。”薛薛靠近他,吐气如兰。“叫我薛薛。”
    薛薛?
    梁萧似乎没听人这么叫过薛乔,就连梁何也没有。
    想到梁何,他的眸中迅速划过一丝晦暗。
    薛薛自然也注意到了在提到梁何的时候男人一瞬间紧绷的身体,想来,他和梁何间应该不仅仅是兄弟不和那样简单。
    不过薛薛并不是很在意。
    豪门恩怨中的龌龊事儿少见多怪,其实绕来绕去也大概就是那几种,亲兄弟都要明算账了,更遑论异母兄弟间的阴私。
    反正该知道的,她总会知道的。
    眼下,她有更重要的事。
    “不叫?”薛薛忽然张嘴,伸出丁香小舌,轻轻地舔了一下男人长着浅浅青色胡渣的下巴。“梁萧,我先说好,机会只有一次哦。”
    薛薛说完,抬眸望进男人已被欲望渐渐浸染出了颜色的墨瞳深处,俏皮地眨了眨眼。
    此时,被单已经完全滑落到腰际。
    女人饱满的一对大奶子就挤压在男人坚硬的胸膛前,有意无意的摩擦着。
    “唔。”
    喉间逸出一声粗喘的梁萧此时终于明白,薛乔就是在挑逗自己。
    他的女神,现在是他的女人。
    这个念头一闪过,就如暴风雨来临前撕裂黑色夜空的一道闪电,将梁萧仅存的理智和耐心给全部摧毁。
    他狠狠吻住薛薛,并顺势将女人给压制下来。
    两人的重量一迭加,柔软的双人床立刻凹陷出了个大洞,不过薛薛很快就反应过来,并且不甘示弱的在梁萧将大舌窜进檀口肆意扫荡时也追逐了上去。
    唾沫相融,紧紧纠缠。
    谁也不让谁。
    最后,以薛薛咬上梁萧的唇告一段落。
    梁萧此时和方才就好像两个截然不同的人,盯着薛薛的神情就像猎人在盯着猎物般充满了浓浓的危险意味,好像只要一有动静,他就会直接扑上来将人给咬的粉碎。
    特别是在被薛薛咬出了个小洞来的薄薄下嘴唇上正泌出一颗豆大的血珠,使他原本矜贵的面孔更显野性,散发出致命的贺尔蒙气息。
    薛薛能感觉到自己的下体已经湿了。
    汨汨春水正从小嘴中源源不绝的流淌出来。
    梁萧的膝盖此时就恰好顶在薛薛的双腿间,自然也发现了女人身体因为情动而产生的变化。
    “呵。”
    他低低一笑。
    “真骚啊。”
    世界四、小情人他哥(06)h(第1/2页)
    护眼关灯
    大中小
    闻言,薛薛张唇就要反驳,然而猝不及防的,梁萧却是以膝盖为支点画着圈儿揉起了花瓣来。
    强烈的刺激让薛薛一下就软了身子,到嘴边的话也变成无力的呻吟。
    “嗯……”
    因为昨夜一场欢爱,女人现在下体是完全光裸着并没有穿内裤,所以一切反应都诚实的表现出来,没有半分让人逃避说谎的空间。
    “这样还不骚?水都把布料给浸透了。”梁萧发现女人对这般淫言秽语似乎十分受用,就算隔着层面料,也能清楚感觉到小嘴的翕动。“把整个床都弄得湿答答的,就跟发洪水了一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