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分卷阅读97
    车祸身亡,作为独生女的她意外继承了大笔遗产。
    薛乔到那时候才知道,原来父母在她五岁的时候曾经中过一次彩票,获得了高额奖金。
    薛家夫妻工作收入稳定,对这笔意外之财的处理方式也简单,一部分银行定存,另一部分则购入国债与公司债,最后一部分是买入配息稳定的产业龙头股,期间虽经历过金融市场几次跌宕起伏,但由于基数庞大,复利效果十分可观。
    且薛家夫妻选到的两只股票在近十年长多的牛市中竟以大牛奔驰的姿态,价格整整翻了两倍有余。
    而这些,薛家夫妻从没和薛乔提起。
    所以当还沉浸在父母骤然离世的悲伤中没缓过来的薛乔听到自己银行户头让人难以想象的数目时,她还以为是律师在开玩笑。
    直到亲自走了一趟银行,亲眼确认了一次资料,薛乔才终于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原来世界上真的有一夜爆富这种事。
    只是这样的代价对薛乔来说未免太过沉重。
    然而悲伤终究是会渐渐弭平的,人也还是要坚强的活下去。
    几经考虑后,薛乔放弃了艺保生名额改为研读企管,并在自己信任的经纪人帮助下,创了一间叫“同心娱乐”的经纪公司,正式升格当老板。
    在最初,“同心娱乐”旗下只有薛乔一个人,经营的颇是辛苦,有时候薛乔都觉得自己太冲动,还不如搞间工作室来玩玩就好,凭着那笔在多数人来说活上十辈子都还有剩的钱财她肯定能过得舒服又自在,何苦搬石头来砸自己的脚?
    有一阵子,在学校和公司两头跑还要兼着拍戏的薛乔都觉得自己要忧郁症了。
    不过“同心娱乐”对她来说,是纪念父母和自己梦想的公司,薛乔不愿轻易放弃。
    许是皇天不负苦心人,终于,事情有了转机。
    薛乔成功搭上了网红和选秀两股热潮。
    她把旗下刚招入的十几个少年少女聚集在一起,并和一家正在积极拓展市占率的直播公司合作,用偶像养成的观念,以每天直播,每个礼拜选评的方式由粉丝投票创造出心目中最佳的偶像组合。
    一开始推出其实挺糊的。
    常常一期半小时的节目只有几千人在线观看而已。
    不过薛乔自己就是童星出生,“同心娱乐”又是独资的小公司,和一般大公司在挑选与培养人才的逻辑上不同,固然有劣势,但凭着她对市场的敏感度还有迅速的应变能力,在接连尝试了几个方向后,很快的,节目热度开始显现出来。
    五年后的“同心娱乐”凭借旗下男团与女团还有几名独立音乐人,已经成功晋升偶像圈名气最响亮的公司,并成为娱乐圈的一方之霸。
    这时的薛乔年纪轻轻却已经退出幕前,专心经营事业。
    然后在二十六岁这年,她认识了一个十八岁的少年。
    叫梁何。
    梁何那时后在一间牛郎店当男公关。
    过去薛乔是极为不喜欢应酬场合的,不过因为是在事业上对她帮助良多的一个前辈邀请,薛乔推托不得,只能赴约。
    女人如果认真玩起来,有时候是比男人还要疯的。
    薛乔也算长了见识。
    不过,她还是觉得没意思。
    非常没意思。
    还不如回家想想新的策画来的有趣多了。
    “乔乔,怎么一个人懒洋洋的窝着?”杨美玲,也就是邀请薛乔参加派对的女人款款走来,一屁股坐到薛乔旁边。“这么多个小鲜肉,都没一个喜欢的?”
    “唔……”
    薛乔本来想趁这机会找个借口溜了,没想到眼角余光一瞥,恰好瞥见了一个染着酒红色头发,正在给人斟着酒,唇边衔着一丝散漫笑意的青年。
    剎那间,薛乔整个人都定住了。
    世界四、小情人他哥()
    “不是我说,妳这标准也太高了,看看姐给妳挑的这些,可不比妳们公司那些小男生差……乔乔?”
    杨美玲说的嘴巴都干了才发现薛乔没在听自己说话而是专注的盯着某一个方向,便收了声音顺着她的角度看过去……顿时了然。
    “那个男孩,叫何梁。”
    “不过姐可以告诉妳,他本名,叫梁何。”
    “梁何……”
    薛乔喃喃覆述了一遍,目光却仍旧放在那个青年身上。
    似乎是感觉到薛乔的注视,对方忽然偏过头。
    青年彷佛希腊神话人物般深邃立体的脸孔顿时完整出现在眼前,右耳的银色耳钉在酒店迷离的灯光下,散发出夺目的光泽。
    薛乔的心跳漏了一拍。
    青年对她笑了笑后,又转头与旁边的人耳语。
    那一刻,薛乔感到强烈的失落。
    她缓缓收回思绪,然而一抬眸,却又刚好撞见杨美玲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登时俏脸一红,倒像是喝醉了一样。
    “这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妳对男人没兴趣,姐姐差点儿还以为妳不是性冷淡就是性向和我们不一样呢。”杨美玲彷佛很了解似的,拍了拍薛乔的肩膀。“现在才发现,咱们乔乔不愧是开娱乐公司的,眼光果然好。”
    既然杨美玲都说到这份上,薛乔知道自己再矫情下去就没意思了。
    “您说他叫梁何?”
    “嗯。”杨美玲晃着手中红酒杯,语气慵懒。“梁何,才刚来没几个月就已经成为头牌了,这价码是一回事,重点是难约。”
    “他的背景?”
    “一个家道中落的小王子,听说他上头还有个哥哥,不过是同父异母的,关系不怎么样。”
    杨美玲这么一说,薛乔顿时恍然大悟。
    难怪对方的气质看来就和一般男公关不一样,却原来曾经也是个富家子弟,想来是为生计所迫,不得不出来从事这份工作。
    对杨美玲后面的话,包括对方那个同父异母的哥哥,薛乔便没仔细听了。
    她只用几分钟便确认了自己的心意。
    对梁何,薛乔势在必得。
    薛薛:“可我记得她刚刚睡了的那个人叫梁萧,不会就是她同父异母的哥哥吧?”
    系统:“嗯哼,宿主您很聪明。”
    薛薛:“……谢谢夸奖。”
    薛薛继续看下去。
    接下来没什么出乎预料的剧情。
    薛乔虽然没有恋爱经验,但凭借自身优势,在对梁何展开攻势后并没有费上太多力气就成功敲开青年心房登堂入室了。
    薛乔自然不可能再让他当男公关。
    有一阵子,梁何可以说是被薛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