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分卷阅读94
    找个恰当的时机,把事情给圆了才行。
    不成想,王雨琪带着季轩回来,将所有安排给打乱了。
    世界三、闺蜜男友(30)上
    因为王雨琪被诉讼缠身,基本上分不了神来“关心”儿子,所以,平时都是薛薛陪着季轩,但凡工作再忙碌时间再紧凑,她也一定会抽出时间来接季轩上下学并陪季轩吃晚饭。
    季木景对此十分羡慕。
    可他知道自己不能吃儿子的醋,甚至,还得把儿子供着才行。
    季木景渐渐看出来,季轩就是薛薛同意和他结婚并留在这个家里的最大理由,或者说是诱因。
    所以,他一面羡慕着儿子,一面加倍的对儿子好。
    只求薛薛看在季轩的份上,能多给自己一点关爱的眼神。
    不久后法院判决下来,将季轩的抚养权与监护权判给了季木景,同时,王雨琪因在国外生活期间涉及犯罪集团的毒品与性交易,正式被收押。
    季轩知道这件事后整整不言不语了一个礼拜,薛薛也跟着请了一个礼拜的休假在家里陪他开导他。
    接着,季木景的公司也在下半年成功上市了。
    不过比起成功上市,薛薛选定婚礼日期这件事才更让男人激动。
    季木景下半年共上了三次五大报的媒体头版,一次是“景柚”在短短不到两个礼拜就翻了一倍的市值,还有一次是他在一场私人慈善募款拍卖会上一掷千金,以九百万美金的价格拍下有“红粉佳人”美称的心型粉红钻石作为生日礼物送给准新娘薛柚。
    最后一次,则是他和薛柚的婚礼。
    出乎意料的低调,仅宴请了两方父母和亲朋好友,在当地的酒店席开十桌,并由季轩和张鸣的女儿做花童。
    不过隔天,这对新婚夫妻随即透过公司公关部门宣布,未来十年将按季划拨公司盈余的百分之一捐款到名下基金会来协助偏乡建立学校,让每个孩子都能有接受良好教育的平等权利。
    以现在“实境舱”和“伊甸园”游戏的销售额和毛利率来看,这百分之一的盈余已经是十分可观的数字。
    消息出来后,“神仙夫妇”的名号在网络上一炮而红。
    “薛薛,我好开心。”
    “能和妳结婚,我好开心。”
    新婚夜,两人什么也没做,只是躺在床上透过三百六十度的环景玻璃看着窗外夜空繁星闪烁。
    “谢谢妳给我这个机会。”季木景转过头,温柔地凝视着女人姣好的侧面。“我一定不会再让妳失望的。”
    对此,薛薛没有回答。
    她闭起双目,呼吸平缓,像是已经进入熟睡状态了。
    季木景苦笑,却又很快变成微笑。
    他相信来日方长,自己总有能再打动薛薛的一天的。
    一定。
    薛薛觉得最近右眼皮跳的很厉害。
    左眼跳财,右眼跳灾。
    虽然以往没什么在意,但这次她心里总觉得不踏实,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被自己遗忘,或者说忽略掉了。
    薛薛还在绞尽脑汁想着到底哪里不对,季轩却突然放下了碗筷。
    声音不大,却拉回薛薛的思绪。
    “吃完了吗?”
    “嗯。”
    “怎么了?”
    见季轩欲言又止的看着自己,薛薛偏过头,颇是好奇。
    季轩这孩子在薛薛的“沟通教育”下已经很习惯表达自己的想法了,很少有这样犹豫不决的时候。
    “有什么事就说出来,不要害怕。”薛薛温柔的鼓励他。“忘了阿姨和你说过的吗?人与人间最重要的就是沟通,所以有什么话不要憋在心里,说出来我们一起讨论一起解决,嗯?”
    虽然季木景和薛薛已经结婚,并成为季轩名义上的母亲,但季轩还是习惯叫薛薛阿姨,被季木景纠正了好几次也没改过来。
    后来还是薛薛从中缓和。
    季轩也知道自己这样做不对,虽然喜欢薛薛,也不排斥薛薛和爸爸结婚,但那声妈妈,就是怎么也叫不出口。
    他有妈妈的,虽然对他不好但也生下了他的妈妈。
    哪怕知道王雨琪因为做出违法的事情被判刑,季轩心里仍然为她保留了位置。
    想到这里,季轩终于鼓起勇气,对着薛薛道。“我,我想去看妈妈。”
    闻言,薛薛愣了下。
    会意过来后,她面色如常的点了点头。
    “好啊。”
    季轩张大眼睛。
    “这是人之常情,没什么的。”薛薛揉了揉小孩柔软的发窝。“不过阿姨要和你爸爸商量一下。”
    当天,本来季木景是要陪薛薛和季轩一道儿去探监的。
    不过公司正在实验中的重点项目临时出了问题,作为负责人的季木景一时走不开。
    “不然等下次……”
    “没关系,公交车到的了,多走点路也好。”
    季木景其实是不太赞同的,然而见薛薛坚持他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是道:“那成,不过有什么事儿一定要给我打电话。”
    话落,他印了一个吻在薛薛额头上。
    “晚上我订好餐厅了。”
    “一会儿忙完我就过去接你们。”
    对着男人深情款款,柔情绵绵的深邃黑瞳,薛薛轻轻“嗯”了一声,却是心如止水,毫无波动.
    世界三、闺蜜男友(30)上
    因为王雨琪被诉讼缠身,基本上分不了神来“关心”儿子,所以,平时都是薛薛陪着季轩,但凡工作再忙碌时间再紧凑,她也一定会抽出时间来接季轩上下学并陪季轩吃晚饭。
    季木景对此十分羡慕。
    可他知道自己不能吃儿子的醋,甚至,还得把儿子供着才行。
    季木景渐渐看出来,季轩就是薛薛同意和他结婚并留在这个家里的最大理由,或者说是诱因。
    所以,他一面羡慕着儿子,一面加倍的对儿子好。
    只求薛薛看在季轩的份上,能多给自己一点关爱的眼神。
    不久后法院判决下来,将季轩的抚养权与监护权判给了季木景,同时,王雨琪因在国外生活期间涉及犯罪集团的毒品与性交易,正式被收押。
    季轩知道这件事后整整不言不语了一个礼拜,薛薛也跟着请了一个礼拜的休假在家里陪他开导他。
    接着,季木景的公司也在下半年成功上市了。
    不过比起成功上市,薛薛选定婚礼日期这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