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分卷阅读93
    孩的名义过来,薛薛从来没有阻止。
    眼下正是搜集证据的关键时候,打草惊蛇没有必要。
    何况,有对比才有伤害。
    在发现王雨琪的情绪并不稳定,且似乎有躁郁倾向后,薛薛知道什么都不用做,王雨琪就会把自己给作死。
    上辈她用来对付薛柚的那些手段,在薛薛看来就跟骗小孩的把戏没有两样,这辈非但没有作用,反而经常在薛薛的将计就计下,起了反效果。
    其实,上辈的薛柚也不是笨,就是被心的爱恨给蒙蔽了神智,才一次又一次地着了王雨琪的道。
    现在,情况则完全对调过来。
    若说上辈王雨琪因为一次又一次的成功经验而变得如鱼得水,继而懂得狡诈的去掩饰自身缺陷的部分,那这辈王雨琪便是在薛薛的反将一军下,因为不停的失败变得越来越暴躁焦虑,行事毫无章法,破绽百出,不说季木景,就连季轩都有所察觉。
    于是,在不知不觉间,人心就偏了。
    世界三、闺蜜男友(28)
    “律师已经联络好,证据充足,随时可以提起诉讼。”
    “嗯,那就好。”
    简短对话后,空气再次陷入安静。
    季木景目不转睛的盯着薛薛,眼中有压抑的炽热火苗,像火山爆发前涌动的岩浆,带着灼人的温度。
    可薛薛始终无动于衷。
    季木景脸上闪过一丝痛苦情绪,却很快复归于平静。
    他知道,自己不能苛求。
    薛薛还愿意同自己结婚,他就该感激了,横竖未来日子那么长,季木景相信,自己会有再次打动薛薛的一天。
    哪怕这段路不会是坦途,他也做好了长期抗战的准备。
    对于坚持这一点,季木景深具信心。
    一年不行就五年,五年不行就十年,只要薛薛还在身边,未来每一天,季木景都会用自己的方式和行动来证明他的爱和决心,不会只是嘴上说说,也不会只是一时热情。
    从前犯的错已经无法挽回,但未来,季木景不会再让自己犯错。
    男人的心境变化薛薛不知道,她只是在沉思良久后问道。“有百分百的把握吗?”
    季木景点头。
    王雨琪在国外的生活,若非特地找人调查过,季木景怕是也难以相信那洋洋洒洒几十页的“精彩”报告,可是图文并茂,证据确凿,容不得他不信。
    季木景都不禁要怀疑曾经的恋人究竟是真实存在于过去的人物,亦或只是被匆匆岁月给模糊了的美好幻象。
    不过一想到当年她不告而别前做的事儿,还有后来设下的圈套,季木景就觉得,王雨琪生活会如此糜烂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或许,他还该感谢对方才是。
    要不这一辈子,他大概都不会有和薛薛在一起的机会。
    人与人间的缘分有时就是这么奇妙。
    “那就提起诉讼吧。”薛薛没有任何犹豫。“把季轩的监护权和抚养权拿到,比什么都重要。”
    “好。”
    两人再次沉默。
    迎着季木景毫不掩饰贪婪与爱意的目光,薛薛忽然道。“你就不好奇,我为什么对季轩这么执着吗?”
    季木景一愣。
    他从来没想过这件事。
    薛薛那时候给出除了好聚好散外的第二个选择就是,婚可以结,只是她要季轩。
    这句话没头没尾且听来颇具歧义,然因季轩也不过就是个孩子,季木景那时又整个人沉浸在即将失去薛薛的恐惧中,是以听到她这么说,并没有经过任何思考就直接答应了。
    他什么都不怕,只怕薛薛反悔。
    后来,是怕季轩惹薛薛厌烦。
    再后来,发现两人处的出乎预料的融洽后,季木景便只想着能用季轩套住薛薛,其他的压根儿就没多想。
    直到现在,薛薛提了这么个问题。
    季木景眉头蹙起,薛薛也没有卖关子的打算,轻声道。“我都知道了。”
    什么?
    季木景一下没反应过来,然而见到薛薛唇角边衔着似嘲似讽的笑意后,却想到了她那天对王雨琪说的两句话。
    “孩子是每一个母亲的宝物,而不是用来对付人的武器和挡箭牌。”
    “这世界上没有什么是理所当然的,妳应该要好好珍惜。”
    当回忆起来后季木景才骤然发现,自己竟将这画面连同声音记的如此清楚,包括那时薛薛眉眼间凝聚的哀愁和语气里的悲凉,当下他只是因为薛薛露出这样的表情觉得难受,却没有去细思背后的原因。
    可现在薛薛一提,季木景一下就会意过来了。
    他脸色大变。
    “你,你知道了?”
    薛薛缓缓点头。
    “是,我知道了。”
    季木景突然间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
    “什么时候?”
    “记得我和你提过一次,我们要个孩子吗?”
    当然记得,那天季木景永远也不会忘记的,薛薛和自己说要个孩子,他先是大喜,毕竟在那时候的季木景看来,孩子就是两人间最亲密的联系,然而很快,现实就泼了他一桶冷水。
    记起那份被自己丢到碎纸机的报告书,男人硬生生把到嘴边的“好啊”给改成了“不急”,一样是两个字,却是截然不同的意思。
    “所以,妳那时候就知道了?”季木景的声音听来有些惨然。“也是,妳那么聪明,所以我本来就没想过能瞒妳多久,只是没想到吶……”
    说到后来,季木景已经类似在自言自语,面带着苦笑。
    薛薛闭起眼睛,不再看他。
    “我终于想起来,你父母有一次过来的时候曾坚持带我们到医院做检查,后来因为事情忙碌,我就忘了去取检验报告……所以,我自己又去做了一次检查。”
    薛柚的身体受孕困难。
    并非不可能,但以她的身体状况,就算受孕成功,过程也会比一般人辛苦。
    季木景那时收到寄来家里的检验报告浏览过一次后,就立刻找了熟识的妇科朋友了解状况,得出的结论很简单,就是做好一辈子过两人世界的打算。
    在一般人眼中不过上升几个基点的死亡率,对季木景来说却是沉重无比的数字,是以,他宁愿不要孩子,也不想冒这个风险。
    季木景原本是想能瞒薛薛多久算多久,毕竟在那之前,他希望能先将观念传统的父母给按捺好。
    难就难在,作为独子,在季父眼中,身体无碍的他自当承担起传承香火的责任,季木景可以肯定,如果让父母知道自己是因为薛薛才不要孩子,肯定要引发家庭革命。
    所以,他得先寻个周全的借口,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