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分卷阅读90
    然被男人叫出“季太太”这个称呼,薛薛心里头小鹿乱撞,就好像有人拿着羽毛挠着心尖一样浑身流窜过麻痒痒的感觉。
    薛薛花了好一会儿才让自己怦怦然的剧烈心跳缓和下来。
    可当冷静了后,她很快就发现不对劲。
    从书房走到玄关开门顶多也就一两分钟的时间,然而,季木景已经离开了快要十分钟。
    薛薛心忽然闪过一丝不太好的预感。
    她猛地站起,动作仓促,脚步踉跄,内心也不知道该是为即将迎来的修罗场兴奋,还是为马上就消失的平静生活默哀。
    “他真的是你的孩。”
    “木景,你可以不相信我,也可以去验dna,可是孩禁不起伤害,更何况你还是他的亲生父亲……”
    “闭嘴!”
    季木景终于说出数分钟沉默以来的第一句话。
    王雨琪被吓了一跳。
    因为男人的语气是她从来没有听过的,彷佛在极力隐忍着什么的调。
    当她对上季木景的眼神后更是狠狠打了个冷颤,在那双如两坑深不见底的黑洞般深邃的瞳孔里,似有风暴酝酿。
    俊朗的面貌扭曲,形容狰狞,王雨琪忽然觉得自己就像被恶狼给盯上了的可怜猎物,她甚至要怀疑,若有利爪尖牙,或许下一秒季木景就会直接扑上来将她给撕咬成碎片。
    这和王雨琪预期的完全不一样。
    她以为不管怎的,季木景心都该留有一丝旧情,何况自己还给男人生了个孩。
    “我……”
    当对方眼底的恨意如蔓生的藤枝开始滋长,王雨琪终是耐不住心惧怕,往后退了一步。
    这个动作让缩在一旁的孩如惊弓之鸟般哆嗦了下,小手更用力的攒紧母亲的裙。
    就在这时,一道女声打破了双方僵持。
    “这是怎么回事?”
    季木景倏地转头。
    “小柚,对不起。”
    “我真的就只是抱持着回来看他一眼的想法,没想到木景那时候喝多了抓住我的手不让我走,我才……”
    “够了吧?”
    薛薛开口打断眼前哭的梨花带雨的女人,声音淡淡。
    自从看到王雨琪后,哪怕一再试图压抑自己内心翻腾的情绪,根深于这具身体的执念依然源源不绝的冒了出来。
    她知道,这是薛柚所遗留下来的情感,对于年少时候的好闺蜜,到头来却成了一举将她本应圆满的人生破坏殆尽的刽手,薛柚心有恨有怨,更想问一句为什么。
    可其实这世界上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归根究柢,就是人性丑陋的一面被发挥到了极致而已。
    好比现在。
    哪怕哭的妆都要花了,薛薛依然能看出藏在王雨琪眸的嫉妒,就如淬了剧毒的利刃一样,杀人于无形。
    可惜,王雨琪不知道眼前身体里装的灵魂早已不是当年那个又傻又天真,可以为爱飞蛾扑火,任她随意摆布的小柚了。
    “呵。”
    薛薛忽然轻笑一声
    凉凉的,彷佛徐徐微风一样,却无端让王雨琪感觉背后冷飕飕的。
    “你,你笑什么?”
    “我笑什么?”薛薛拿起纸巾抿了抿唇,戴在她左手指上的十克拉枕型切割粉红钻石戒指流转出熠熠光辉,耀眼夺目。“我笑你不仅不知长进还……不自量力呀。”
    女人脸上扬起甜美笑意,看起来就像个二八年华的少女一般,俏皮可爱,天真烂漫。
    她的皮肤光滑细致,她的长发乌黑亮丽,她的脸蛋仍旧保留满满的胶原蛋白,不显半分老态。
    在岁月善待下,青春彷佛不曾从薛薛身上消失过。
    然而,同样作为女人的王雨琪却知道,薛薛身上,从内而外,无一不透出被人细心娇养的痕迹。
    而这一切原本都该是她的。
    王雨琪似乎忘了,自己前头才刚浏览过的,数十篇关于薛薛在业内取得的出色表现。
    她把薛薛的幸福,都归咎在季木景的给予上。
    成功的人找方法,失败的人找借口,在王雨琪看来是薛薛夺走了原本属于自己的一切,包括季木景太太这个位置,却似乎从头到尾都没记起,这曾经是她当初所弃如敝屣的。
    “你怎么能这样说!好歹,好歹我也曾经是他的女朋友!”
    “你也说了啊,是曾经。”将纸巾折迭好后放下,薛薛好整以暇道。“当年你把房卡交给我的时候有想过自己是他的女朋友吗?没有吧。”
    “现在看季木景发达了才跑回来和我说这些,不觉得自己很可悲很可笑吗?”
    “不过就是个被人遗忘的前任而已,奉劝你一句,别太把自己当一回事了。”
    薛薛的语调慢的,然而每一个字都像是细针一样,扎的王雨琪又疼又狼狈。
    看着王雨琪脸上干裂的粉痕,薛薛唇角的弧度扬的更高了。
    落在王雨琪眼,便是赤裸裸的嘲笑和明晃晃的挑衅。
    理智被突然窜起的怒火给烧了个一乾二净。
    “薛薛,你这贱人!”
    王雨琪忿忿的大吼一声,丝毫不顾及两人现在所处的地方是公共场合,高高扬起手,眼看就要朝薛薛挥来重重的一巴掌……
    世界三、闺蜜男友(25)
    虽然早已经算准时间,然而,薛薛还是闭上了眼睛。
    长睫毛颤呀颤的。
    一如预期。
    疼痛没有出现。
    薛薛心总算松了口气。
    “王、雨、琪——”
    当男人咬牙切齿,冷冷沉沉的声音传进耳里,薛薛才缓缓睁开眼来。
    视线一下就聚焦。
    果不其然,季木景就站在她面前,一把抓着王雨琪的手腕,看女人那面色惨白,冷汗直冒,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的样就可以知道季木景用了多大的力气。
    薛薛眼珠一转,便看到站在季木景旁边的小孩,白白嫩嫩的脸蛋就跟刚出炉的肉包似的,上头嵌着两颗乌溜溜的眼珠,又大又圆,像两丸黑葡萄一样。
    薛薛的心一下就软了。
    她知道,这也是残存在这具身体里的情绪。
    倒是颇出乎意料。
    她一直以为薛柚想要将孩带在身边,最主要是为了报复王雨琪,因为若孩亲近她而疏远王雨琪,任对方心眼再多也翻不出什么风浪来。
    不过现在她发现,或许不是这么一回事。
    如果薛柚只是单纯喜欢孩呢?毕竟她的身体状况……可就算是喜欢孩,也不一定非得要王雨琪的这个孩不可,甚至还将他放入自己的任务条件里。
    应该还有别的原因才是。
    “啊!”
    就在薛薛的脑飞速运转着的时候,王雨琪一声惨叫,打断了她的思绪。
    薛薛拧眉,侧目便见王雨琪捂着自己的手腕,眼眶通红,悬着泪珠,哀哀凄凄控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