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分卷阅读88
    关于那天的记忆,到后来其实已经模糊的彻底,只记得当云雨过后复归于平静时,季木景将已经累得昏昏欲睡的她抱在怀,呢喃诉说着爱语。
    每一字每一句听来,都是那般的缠绵悱恻,情深似海。
    薛薛从来不知道,季木景原来这么会说话。
    看着丰神俊朗的男人,用低沉沙哑的烟嗓娓娓道来自己的心路历程,从无到有,从朋友到情人,从无动于衷到情根深重,薛薛不得不承认,男人的确很会撩。
    换作其他任何一个女人,甚至是上辈的薛柚,估计都抗拒不了这样一番掏心掏肺的真情告白。
    可惜,季木景对着的是薛薛。
    一旦将界线划分清楚,再温柔的声音,再动听的情话,对她来说也不过就是当下的点缀和调剂而已。
    当男人说得时间长了,薛薛觉得不太舒服,便换个姿势蹭了蹭。
    惺忪的双目,慵懒的神态,落在季木景眼就像只吃饱喝足后感到困倦的小猫,可怜可爱的很。
    男人括了括她的鼻梁,又挺又翘,线条精致,形状秀气,可以说是薛薛身上最完美的五官了,嵌在白净的面皮上,更是显得恰到好处。
    季木景忍不住又捏了捏。
    “嗯……”
    薛薛不满的哼了两声,瞪他。
    季木景的心变得更柔软了。
    “这次,你相信我了吗?”
    终于将故事说完的季木景,最后问了这么一句。
    薛薛没有回答。
    季木景也不在意,摊开手掌,上头摆着的,是那只染满她气息的钢笔。
    被玩弄的记忆再次浮现,让薛薛情不自禁红了俏脸。
    “这个……”
    “是礼物。”
    季木景说着,将笔帽脱下。
    薛薛终于知道方才看着觉得哪里奇怪了。
    这支钢笔和市售的钢笔形状很不一样,前半部特别长,多了一大截。
    薛薛眨眨眼,注意到上头写着的字是“eternal love is jmjx”的时候,她愣了下。
    “我知道张放那臭小想追你,从以前我就觉得他眼神不对劲了……”季木景停顿几秒后,继续道。“虽然我现在的确比不上成了百亿家产继承人的他,不过薛薛你相信我,总有一日,我会证明给所有人看,我绝对可以做的比张放更好。”
    “不论是在事业上,还是,在带给你幸福的能力上。”
    季木景的语气格外强烈,显然是下定决心的。
    薛薛对此不置可否。
    成就或许季木景的确会超越张放,就在不久后的未来,可是在带给自己幸福的能力上……
    薛薛唇角一挑。
    既来之,则安之,反正,她肯定能处理好一切的。
    薛薛对自己有这个自信。
    三十三岁那年,无疑是季木景一生最风光得意的时候。
    先是低成本高效益,接连通过数个国家安全认证的“实境舱”问世,成功突破业界困境,再是将游戏、互联网与虚拟现实三方整合优化的跨时代巨作“伊甸园”推出,两者不仅象征人类的体感经验与科技发展将再往前迈进一大步,亦代表着,季木景即将迎来的人生巅峰。
    以“一个兼具发明家与野心家身分的华人”登上世界各地主流媒体头版与报章杂志封面的男人,他的名字在一夕间广为人知,连带着的,还有他的女朋友。
    一个因为季木景一句“没有她就没有我”而一夕爆红的女人。
    她陪着季木景接受国家电视台独家访谈时的画面,放在网上不到两天的时间就突破了一亿点击大关。
    第一次,大家是想看季木景。
    可接着,却不约而同的被薛柚给吸引了全部目光。
    一个落落大方,兼具女孩天真俏皮魅力与女人成熟优雅韵味的成功人士,这是大众对薛柚的普遍印象。
    然而,在这个访谈,虽然薛柚多数时候只是安静专注的聆听主持人与男朋友间的问答,可当话题转到她身上时,却能侃侃而谈,妙语如珠,总能引的屏幕前的人们会心一笑。
    到最后,甚至连主持人都被折服了。
    “我想我大概知道,为什么你会说出没有她就没有我这句名言来了。”男主持人在与季木景和薛薛握手过后,真心说道。“你的女朋友,真的是个值得被珍惜一辈的女人。”
    “那是当然。”季木景露出全场最灿烂的一个笑容,面对镜头,他直接揽过薛薛的肩膀。“不过我必须纠正您,她不是我的女朋友,而是我的未婚妻。”
    当晚,这句话随即登上全网热搜第一。
    不同于网络上的轰轰烈烈,季木景和薛薛,度过了十分平淡的一晚。
    由薛薛下厨料理,季木景负责收拾善后,今非昔比,简单温馨的日常生活对如今的两人来说已经成了难能可贵的享受。
    所以,季木景格外珍惜。
    把握时间温存亲热了好一番后,他将薛薛抱到浴室洗漱。
    看着男人的手指从自己双腿间抠挖出浓稠白浊,薛薛脑灵光一现,终于知道有哪里不对劲了。
    “怎么了?”突然被抓住手臂的季木景抬头,看着薛薛水汪汪的眼睛和粉嘟嘟的脸颊,以为她是害羞了,解释道。“这些得清理出来才不会……”
    “我们要个孩吧。”
    两人的话是同时说出口的。
    虽然速度快的几乎令人看不清,但薛薛确定,自己捕捉到了季木景眼一闪而逝的慌乱。
    为什么?是因为他知道王雨琪的孩存在了吗?
    念头闪过的瞬间,薛薛立刻否认。
    直觉告诉她不是,肯定还有什么被自己忽略掉的细节……
    薛薛咬唇思索,苦恼的表情却让季木景误会了。
    “薛薛,不急。”男人的声音像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的似。“孩这事儿看缘分,但不论有没有,都不会影响到我们的生活。”
    闻言,薛薛倏地抬眸。
    她想到了。
    世界三、闺蜜男友(23)
    薛薛拿到新一份检验报告后,深呼吸一口气,拆开。
    一目十行的看完,心了然。
    她终于知道,为什么曾经对自己说“想生个和你一样的女儿”的季木景到后来会变成说“不论有没有孩都不会影响到我们的生活”了。
    原来是因为这样。
    看着身边才对父母亲说自己并不想要孩,最后和一年难得见上几次面的长辈闹了个不欢而散还哄着她说不要想太多的季木景,薛薛忽然叹了一口气。
    大抵,这便是人生。
    或许正因为有这些无法掌握的变量,才更能衬托出寻常生活的可贵吧。
    薛薛伸出手,仔细描摹男人疲倦的眉眼。
    季木景似乎感受到了,微微动了一下后转过身,顺势将薛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