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分卷阅读87
    薛愣住了。
    不过她并没有太多思考的机会,因为,季木景狠狠的吻住了她。
    而且这个吻,绵长的,从唇舌开始,一路游移到她突出的锁骨,再到棉衣掀起胸罩解开后独自不安的在空气荡漾的双乳,最后,来到平坦的小腹上。
    男人的吻与其说是吻,倒不如说是膜拜。
    隐含着对爱人的爱,与亏欠。
    “不……”
    当薛薛意识到季木景要做什么后,她的双腿想要合拢,然而,已经来不及了。
    “啊……”
    季木景的薄唇隔着已经湿透了的底裤,印在花瓣上。
    世界三、闺蜜男友(21)hh(笔)
    “嗯啊……”
    薛薛没想到季木景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她在第一时间便夹住了男人的头颅,然而如此一来,倒更像是自己主动的一样。
    而且,季木景的放浪行为还不仅于此。
    用手指挑起布料往旁边一拨,满园娇嫩随即光溜溜的暴露在男人火热的视线下,分开两片贝肉,便能见到不安翕动着的花缝,正小口小口吐露出甘美的汁液。
    香艳的画面让男人的黑眸更深邃了,像是两丸散不尽的浓墨,黝黝的透不进半点光亮。
    “季木景,不,不要……啊……”
    当热气喷上敏感的花瓣,薛薛便察觉到季木景的意图,只是,她无力阻止。
    大嘴一张,登时含进一团粉。
    薛薛闭起眼,迎来猝不及防的一波高潮。
    汨汨春水全流进男人贪婪的大口。
    饥渴的像久旱逢甘霖一样。
    迷迷糊糊间,薛薛似乎还能听到男人咕噜咕噜吞咽的声音,让人脸红心跳,羞耻的恨不得挖个洞出来将自己给埋了。
    “真甜。”
    季木景离开的时候还意犹未尽的“吧叽”了一声,落在薛薛耳里,臊的整张脸热烘烘。
    特别是在看到男人湿湿亮亮的嘴唇时,只要一想到上头涂着从自己身体里淌出的液体,薛薛就觉得无法直视。
    “宝贝儿尝尝自己的味道好不好?”
    话落,也不管薛薛同不同意,径自吻上她。
    唾沫交融间,季木景已经拉下裤碍事的拉链,释放早已蓄势待发的巨物,在确定女人已经准备好后便直接挺臀冲了进去。
    粗长一下就把窄缝给撑到了极致。
    薛薛脱口而出的呻吟,被男人的大舌给搅成了断断续续的娇喘。
    “唔……嗯……”
    季木景的动作温吞细致,和往常一提枪上阵就狂干猛干的节奏有很大不同。
    比起剧烈的性事,感觉更像是温柔的抚慰。
    薛薛很快就投入到其。
    “季木景,你……嗯……”薛薛难耐的低吟。“再进来些儿……唔,痒,啊……”
    “哪里痒?”男人从善如流的调整角度,待到发现擦过其一块微硬的突起时,女人的声音就会变得格外甜腻,心有数。“是这里吗?还是这里?”
    “唔,那,那里,嗯呀……”薛薛攀住季木景的手臂用力的血管都隐隐浮了起来。“不够,唔,再深些……”
    恶劣的男人在几轮浅一深的抽插后,便改用龟头戳弄着嫩肉,刺激变得粗浅且密集,反而衬托的身体里的空虚感更为强烈了。
    细腰摆动,媚眼如丝,薛薛直勾勾的望着男人。
    季木景险些溺在女人流转的眼波,失了理智。
    “不够?这样还不够?”话落,猛地架起了她的双腿,将薛薛整个人往自己档部的方向带。“宝贝儿,这可是你自找的。”
    薛薛有点受不了季木景喊自己宝贝儿的语气。
    麻痒痒的,挠的耳朵难受。
    不过她也没功夫想那么多了。
    面对季木景突然加重力度和加快速度的新一轮猛攻,薛薛只觉得自己就像在惊涛骇浪独自摆荡的一扁舟,稍一不留神便会满船倾覆。
    “嗯……再用力点儿……啊……好深,嗯,好舒服……唔嗯……呀……”
    穿来的高跟鞋早已掉在地上。
    莹白的脚ㄚ,绷得紧紧。
    “季木景……你嗯……慢些……啊,嗯……”
    “慢些?方才是谁说还不够的?”
    男人说着,看到放在桌上打开的钢笔盒,眸光忽然一闪。
    薛薛正在狐疑季木景今天怎的这么好说话,没想到下一秒便感觉有什么东西刺上了自己的阴蒂。
    “唔!”冰凉的质感让薛薛冷不丁打了个寒颤。“这是什么?季木景你……嗯呐……”
    尖叫声,女人又哆嗦着攀上高潮了。
    虽然笔尖未出,但光是笔盖上头嵌着的一个圆圆金属小孔,就足以带来灭顶的快感。
    热流如突降的大雨,一股股浇灌着浑圆的顶部。
    季木景也没想到薛薛会这么快就泄了,咬牙及时抽出大半性器,却仍是不免漏些阳精出来。
    他做了个深呼吸。
    “啊……季木景,你……不要……”
    薛薛的脑因为高潮的余韵还浑浑噩噩的,可男人的作弄却未结束。
    握位一转,笔帽便落到了硬梆梆的乳头上。
    冰凉的异物一碰着,细嫩的肌肤立刻起了颗颗鸡皮疙瘩。
    “嘘,宝贝儿,好好感受。”
    季木景一边说一边出力,使笔头整个陷进奶洞,让两丸乳房看上去就像凹陷了一块似的,画面十分淫靡。
    薛薛知道在那上头还留有方才她高潮所留下的痕迹。
    “季木景,这是……嗯……”
    季木景再次将肉物喂进了小穴里,较方才更为温热且湿滑的甬道,使他的进出变得流畅许多。
    男人重重的一顶后,拔出。
    “这是我给你的礼物。”
    “嗯……什么……礼物?”薛薛细眉微蹙,小脸皱起,注意力全被上半身与下半身的刺激给分散掉了。“唔……”
    “不能输给张放呀。”男人说着,锐目半眯,下身又是狠狠一捣。“所以,我给你准备了新的一份礼物。”
    什么?
    在季木景强势的摆弄下,混沌的意识让薛薛到嘴边的问句全化成了支离破碎,又娇又媚的嘤咛。
    “喜欢吗?”
    “嗯……”
    “上面有我和你的名字哦。”季木景说着,动作越来越狂放,简直跟匹脱缰的野马似的,次次都像是要干进花心深处一般,连带着饱满的囊袋也不停甩到白花花的臀肉上,留下一片刺目的红痕。“季木景和薛薛,爱和永恒。”
    季木景说着,突然按下笔顶的特殊设计。
    “啊——”
    笔尖钻出的那一刻,细墨也跟着被带了出来。
    笔舌轻轻一滑……
    黑丝顺流而下,在皑皑雪峰上,渲染出独一无二的图腾来。
    世界三、闺蜜男友(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