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分卷阅读84
    明明昨天中午在外地还不忘打电话来和自己说资金已经下来,解决钱的问题后,如果没有意外,最快半年最迟一年,他用来执行游戏程序的载具便能推出,到时候不论是对公司还是对整个产业链来说都将会是突破性的发展。
    季木景那时候絮絮叨叨的讲了快两小时,最后还说特地挑了礼物,准备明天回来的时候给自己一个惊喜,敢情这就是他的惊喜?
    “在想什么?他吗?”
    阴恻恻的一句话飘进耳里,薛薛还没会意过来,嘴巴已经被整个堵住。
    这个吻十分粗暴,或者,用野兽的啃咬来形容更精确。
    “嘶……”
    薛薛几乎能感觉到自己的唇瓣上渗出了血丝,是被男人用牙齿凿出的伤口。
    她吃痛的皱起眉头,身体的本能开始反抗,无奈男人与女人先天上的体型差距让这一切就如蚍蜉撼树一般,没有半点作用。
    反而更加刺激了男人血液里的暴虐因子。
    “唔……”
    当背脊撞上墙壁的瞬间,薛薛觉得自己骨头都要碎了,幸好还有男人的手臂当作肉垫减缓了点冲击力,尽管如此,薛薛还是觉得痛。
    痛的再也顾不上其他。
    所以,当男人的舌头再次探进来时,她毫不犹豫的狠狠咬下。
    血腥味儿在口腔中散漫开来。
    像是要将软肉扯下来的劲道,没有半点含糊。
    痛意终于让季木景打退堂鼓,也让他混沌的脑子渐渐清醒过来。
    就趁这片刻时间,薛薛双手用力一推,脚步虚浮的男人踉跄后退了两步,总算松开了箝制。
    逃脱危机的女人两腿一软,顺势滑下,用双臂抱着膝盖蹲在墙边,一头长发披散,两瓣红唇紧抿,杏眸里有水光闪烁,这般画面让季木景见了,心脏一缩,像是被人掐住脖子似的,连呼吸都变得艰难起来。
    “薛薛……”
    他往前一步,伸手想将女人眼角衔着的泪珠擦拭掉。
    不过被薛薛躲开了。
    她缓缓抬头,迎上季木景的目光,那里头有刺痛男人的惧意、不安和惶恐,就像只受了惊吓的幼兽,对曾经伤害自己的人,抱持着满满的戒心。
    辩解的话于是就这样哽在喉头。
    时间变得漫长且难捱,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无声的煎熬。
    季木景的呼吸变得越来越粗重也越来越急促,到得后来,就像哮喘发作的人一样,脸色苍白,额头上冷汗直冒,然而,对他狼狈的样子薛薛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她觉得危险。
    比起探究季木景做出这件事的原因,眼下,薛薛觉得还是自己的安全更为重要。
    方才如果没有狠下心来阻止对方,接下来会发生的事,不用想也知道会如何惨烈。
    被酒精和怒气给控制了的男人,就如失掉理智的野兽,只会想着用最原始也最直接的方式来彰显自己的力量,同时,发泄不满。
    她现在大概知道,照季木景这性子,系统当初说的,他对那个“害死”薛柚的儿子多有虐待,可能是怎样的虐待了。
    对那个孩子来说,他的父亲就是站在自己人格向好面的对立角色,一手滋长了生命中的恶欲与罪孽,最后,被塑造出的扭曲人格又演绎出了一场拉着无辜人们陪葬的悲剧人生。
    薛薛原本觉得季木景这个渣男用反派来形容未免牵强,可是现在,她却觉得是自己的思考被局限住了。
    反派这词从来不单指大奸大恶之流。
    薛薛因为自己得到的体悟,季木景并不知道。
    只是女人的沉默,对他来说就像残酷的凌迟。
    季木景宁愿薛薛打骂自己,也好过这样不言不语的,独自缩在自己的世界里舔舐着伤口。
    “薛薛,对不起。”季木景开口,声音粗嘎。“我被嫉妒冲昏了头。”
    “原本只是想提早回来等妳下班给妳一个惊喜的,结果,结果却……”
    季木景哭了,压抑且沉默的。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可是他不知道的是,在伤害过后流的泪水有时就像在淋在伤口上的盐水,不过是在提醒着伤口的存在有多么疼。
    季木景后来离开了。
    像个落荒而逃的,不敢接受审判的罪人。
    在他离开后,薛薛先是捶了捶自己发麻的小腿,接着才缓缓站起来,打开灯。
    入目所见,桌上除了几罐啤酒的空瓶子,还有两个打开的木纹盒。
    一模一样的款式,让薛薛错愕的瞪大了眼睛。
    世界三、闺蜜男友(18)
    她于是上网搜了那个品牌。
    一点进去主页,白净的布景间一行草书写着“把我余生所有祝福,献给挚爱的你”,下方搭配的图片,就是那一对耳饰。
    薛薛终于相信,世界上就是有这样巧合的事。
    季木景带给自己的礼物,海豚和四草,蓝宝石与绿碧玺,和她数年前从张放那里收到的礼物竟然是同一份。
    “手工制作,每月只收十组订单,象征恒久不变的爱,予爱与你。”
    薛薛看着上头标注的小字良久后,才把屏幕关掉。
    那天,季木景没有回来。
    薛薛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一夜无眠。
    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她知道。
    隔没几天,张鸣将薛薛给约了出来。
    “你和木景吵架了?”
    “怎么?”薛薛瞥了眼带着副金边细框眼镜,样貌斯的男人一眼。“准备来当爱情专家?”
    张鸣一愣,继而失笑。
    “小柚。”这许久没听到的称呼,让薛薛切蛋糕的动作一顿。“你和以前比起来真的变了好多。”
    闻言,薛薛沉默片刻后才淡淡道。“人总是会变的。”
    这话似乎让张鸣颇有感触,他点点头,语带惆怅的应了一句。“是啊,人总是会变的。”
    两人间一时无话。
    再来,还是张鸣起的头。
    “你真的一点都不关心木景?他已经没日没夜的待在研究室里一个礼拜了,吃喝拉撒都没离过。”
    “你知道我觉得你变最多的是哪里吗?我以前一直担心,你喜欢季木景会喜欢到赔掉自己一辈,结果没想到现在状况竟然颠倒过来了。”张鸣说了那么长一段话后,咕噜咕噜的灌了好几口水。“你知道那天他到我家的时候,整个人烧的跟暖炉一样,浑身热烘烘的,嘴里还一直在嚷嚷着对不起和喜欢你。”
    哪怕薛薛没回应,他也还是自顾自的说下去。
    “我问他说对不起谁,他说小柚,我又问他喜欢谁,你猜他怎么回答?”张鸣盯着薛薛。“他说,薛薛。”
    薛薛一愣。
    “我对不起小柚,可是我喜欢薛薛,季木景那家伙神智不清的时候就嚷嚷着这两句话,你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