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分卷阅读83
    且浑身上下充满了公子哥儿的矜贵气质。
    怪不得那会儿薛薛看张放就觉得他和哥哥张鸣在某些气质上南辕北辙,丁点不像亲兄弟,现在看来,自己的眼光还是挺独到的。
    薛薛边想,边等服务生离开。
    待得偌大的雅间里只剩下两人,她准备开口切入正题,没想到,张放却早一步开口了。
    “我已经看完学姐寄来的报告。”
    “嗯?”
    “其实不瞒学姐说,我哥……张鸣在一个月前曾经来找过我。”张放现在已经不再结巴,说话慢条斯理,不疾不徐的。“可是,我拒绝了他。”
    薛薛不知道还有这件事。
    她拧眉。
    如果张放拒绝过张鸣,那现在……
    “我拒绝他的理由很简单,我们家族的投资基金有条不成文的规定,那就是不碰科技产业。”
    张放没有吊人胃口,干脆的给出原因,不过也正因为如此,薛薛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她知道张放的话还没有说完,耐心等着。
    男人双手交叉成塔状放在桌上,如古井般幽深的一对黑眸专注的盯着眼前女人,目光灼热,却不会让人感到被冒犯的不舒服,所以薛薛也大方的任由他打量。
    在许久的沉默过后,张放再次开口。
    “不过既然是不成文的规定,就代表也不是不能有例外。”
    男人说着,伸出手指,摩娑起了下巴。
    “所以,我不介意为学姐破例一次。”
    薛薛已经料到了,从张放说自己拒绝张鸣,就是在为了后续的话做铺垫。
    她的神态平静,只等张放提出条件。
    张放以为薛薛会有出乎意料的反应的,没想到听自己这么说,女人面不改色,连点多余的表情都没有,只是静静的看着他,像在看个……无理取闹的孩子。
    这个联想,让张放的耳脖子悄悄发红。
    就算眼前的男人从各方面来说都可以用“成长很多”来形容,但还是有些微小的习惯和本能根深在他的身体里,并在意想不到的时候,呈现出来。
    薛薛注意到这点,唇角终是忍不住画出一道弧度。
    哪怕只是微微的一勾,落到张放眼里也已经足够惊喜。
    他再也绷不住一开始的高姿态。
    “学姐!”
    “好了。”薛薛看着眼神一下就明亮起来,像得到老师夸奖的学生一样难掩兴奋神情的张放,失笑道。“有什么条件就赶紧说,别废话。”
    “学姐,如果,如果妳是觉得工资不满意,我,我可以再……”
    “够了,张放。”薛薛摆摆手,无语地看着又开始结巴的男人。“工资没问题,只是为什么一定要我到你的基金会工作呢?”
    “啊?”
    张放愣了一下。
    他想说“因为我想天天看见妳呀”,可是他知道自己不能这样说。
    男人放在身侧的手悄悄握紧成拳头,这个动作,薛薛并没有注意到。
    “张放?不是我不想答应你,而是这个要求真的太突然了,我……”
    “因为,我需要学姐的帮助。”
    这次,换薛薛愣了一下。
    “虽然我现在回归家族并接管了其中一部分的事业体,但是,除了我的父母兄长,还有很多对我突然空降感到不满的老臣在一边盯着,不愿轻易交出手中权力。”张放没有直视薛薛的目光,只是盯着桌上的甜点,语带落寞的道。“我没有根基,就算顶着老总儿子的身分,也不过就是个空壳子而已,所以,我得开始培养自己的人马,但当务之急,就是要先找到一个合适人选,接手总务长的位置。”
    “这个人选不单要是我信任的人,本身的资历和经历也十分重要,否则,是压不住异议的。”
    “我想来想去,最恰当的人选,也只有学姐了。”
    “虽然学姐非会计专业出生,但您这些年在业内的成绩有目共睹,而且我记得前些年学姐才特地去修了个学程……”
    张放一边说,一边觑着薛薛。
    见女人虽然没动静,但状似已经不再排斥而是在认真思考着,立刻打起精神,再接再励。
    “……所以,请学姐来帮助我。”
    时间已近两点。
    张放看着薛薛,只觉得这是人生中最紧张的一刻。
    他等待女人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
    张放清楚,这是唯一的,也是最好的机会。
    终于,盘算完的薛薛睁开眼,抬眸与张放四目相对。
    女人红唇一启,彷佛有幽香飘散。
    “所以,如果我帮助你,你也会帮助季木景的公司,排除万难,对吧?”
    薛薛一说到“季木景”三个字,张放就觉得像有人拿着刀在割自己的肉似的钝钝抽疼,然而,他脸上却没泄漏半分端倪,只是用有点颤抖的声音,给出了坚定的回答。
    “是的。”
    “你送我到这里就可以了,我再……”
    “学姐?”张放看着突然间浑身僵硬且直直盯着前方某一点的薛薛,疑惑的问。“学姐,妳怎么了?”
    张放顺着薛薛的目光往身侧看去,然而除了一辆接着一辆驶过干道的车子,再无其他。
    这时,薛薛已经回过神来。
    她摇摇头。
    “没事。”
    嘴上虽然这样说着,但薛薛的神情凝重的并不像是没事的样子。
    担心的张放正待再问,薛薛却已经朝他挥手,并往与他停车地方完全相反的方向快步离开。
    张放想追上,手机却恰好在这时候响起。
    薛薛没再理会身后显得有些手忙脚乱的男人,她只是沉着一张脸,又仔细回忆了一次方才看到的画面,很清楚自己并没有眼花。
    坐在出租车里的那个女人……
    就是王雨琪没错。
    世界三、闺蜜男友(17)慎
    王雨琪竟然回来了。
    在薛柚的记忆里,似乎没有关于这件事的印象。
    薛薛看着桌上刚打印出来的离职信,指腹有一下没一下的摩娑着自己才签下的名字,眸色深深。
    命运的齿轮,似乎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悄悄转动起来。
    薛薛一打开门就觉得气氛不对。
    傍晚,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往常季木景这时候是不会在家的,就算在家他也会开灯,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一个人坐在黑暗中,像尊静止的雕像一样动也不动的,就连呼吸声都浅浅淡淡。
    几乎感觉不到。
    薛薛走进客厅的时候被吓了一跳。
    “你回来啦?怎么不开灯?”薛薛一边问一边摸索着墙面,然而,指尖才刚碰到开关,整个人却突然被一把熊抱住了。“啊……季木景!”
    她闻到了男人身上淡淡的酒气。
    薛薛直觉感到危险,却完全不懂对方在发什么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