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分卷阅读81
    过一次的用力皱缩,再加上源源不绝的热流冲刷而下,肉物就像蓄满能量的火山一样,随时都有可能爆发。
    所以,他直接告诉女人自己想听的答案。
    “乖,叫老公。”
    薛薛睁着圆溜溜的眼睛,一对濡湿的黑瞳雾蒙蒙。
    “叫老公,老公就把妳喂饱哦。”
    季木景低声哄着,同时调整角度好让浑圆的龟头直接对上微硬的一块嫩肉,轻轻的戳着、刺着。
    身子又是一阵哆嗦的女人很快投降了。
    “老……公……嗯啊……”
    虽然声音拉的又细又长,听起来更像两个字而非一个词,但对季木景来说已经足够。
    “乖老婆。”
    不同于温柔的语气,男人重新发动的攻势异常猛烈,快进快出,大开大合,捣出了成片的白沫不说,就连鼓胀胀的囊袋都有好几次直接甩到女人白嫩的臀部上,肉体的拍打声不绝于耳。
    “不行了……呜……啊……要泄了……嗯……”
    季木景并没有因为临近关头就懈怠下来,反而更大力的耸着臀部,像打桩机一样,每一下都几乎要干进最深的地方,直抵宫口。
    “不成,真的不成,嗯啊……啊……”
    “可以的,再一下……”季木景咬紧牙关,挺动巨物,最后几下,他把肉物抽了出来,改而重重碾上突起的花蒂。“老婆,我们一起。”
    话落,滚烫的精液像强力水柱般射了出来,直把薛薛烫的绷紧了神经,几乎全身都要被高潮的快感给淹没,最后,女人几乎是哭喊着泄出来的。
    在花火炸裂的那瞬间,恍恍惚惚的,薛薛依稀能感觉到,男人的大掌紧紧扣上了她的十指。
    用尽全力。
    世界三、闺蜜男友(14)
    虽然历经一番波折,最后季木景还是成功和公司谈妥条件。
    他将迷城的版权全数售出,得到的报酬分作两部分,一部分用来当创业的本金,另一部分则用来买公司的股票,同时,公司在给他注资后也取得了季木景新成立的公司百分之五的股权。
    男人的创业路由此正式展开。
    张鸣在筹备阶段曾提议要季木景把薛薛找来,毕竟现在的薛薛在业界也算混的风生水起,且累积了丰富经验,若加入团队中肯定能给他们带来助力。
    季木景也心动了。
    然而在他和薛薛提出这个想法后,却被薛薛给直接否决掉。
    “木景,对不起,可是我喜欢现在的工作,还有公司,目前没有跳槽的打算。”
    虽然张鸣一直说他和薛薛是男女朋友,薛薛不可能会不同意,然而当薛薛真的拒绝了后,季木景也没有太过讶异。
    这才是他的女人。
    那个和他说“你的人生你自己才能决定,也只有做出决定的你能够负责。”这句话的女人。
    何况薛薛虽然看来坚定,但其实并没有把话说死,目前没有跳槽的打算,不代表以后没有,退一万步来说,男人也舍不得女人放弃在事业上好不容易取得的成果,陪自己辛辛苦苦投入前景未明的创业路。
    “没关系的,我懂。”季木景长臂一伸,将她揽进怀中。“妳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最重要。”
    磁性的嗓音温柔又深情,落在耳边,融进血液里,哪怕没能看见男人的表情,也已经足够使人脸红,一颗心就如小鹿乱撞般怦怦然。
    薛薛觉得挺神奇的。
    在季木景问了自己“妳也觉得我做事太冲动了吗?”那句话后,两人进行了一场酣畅淋漓的性爱以来,原本三年过去始终停留在百分之三十几左右的好感度一下就跳升到了百分之六十,速度之快幅度之大,一度让薛薛以为是系统故障了。
    结果,被系统给激烈的抗议了一番。
    薛薛到现在还记得系统那不屑又傲娇的一句。“呵,妳也太小看我了吧。
    哪怕没有形体,薛薛也能大概想象的出对方鄙视的表情。
    不过如果不是系统故障,就代表季木景对自己的感情的确有了突破性的发展,在她时而刻意冷落,时而假装不在意的对待下。
    这可不是薛薛乐见的。
    虽然不知道季木景到底是什么时候和王雨琪又勾搭上打了一炮从而有了个孩子,但在那孩子确定出生以前,薛薛可不想得到季木景的“真爱”和“深爱”。
    不然,任务是不可能圆满达成的。
    因为这件事,薛薛烦恼了许久,不过生活该过还是得过,横竖好感度距离满分还有一段差距,就代表变量依然有存在的余地。
    当下便先走一步算一步了。
    想通以后,薛薛还是决定照着计划,维持一个月至少回家探望一次父母的节奏,并将大半精力投入到工作上,而季木景的宏图大业,也在不断面临的困难和坎坷中持续进行、发展着。
    如梭岁月,转个不停。
    一天过一天,一年长一年,许是时光飞逝,让身处其中的人很容易在不知不觉间就迷失了方向,继而忽略掉或许觉得微不足道的小插曲,和一个恍神间便足以改变命运的小转折。
    意外总是来的突然,像路边的野草,不知何时落下种子,也不知何时就结成眼中翠绿。
    三十而立,那年,季木景向薛薛求婚。
    却被薛薛拒绝了。
    “为什么?”男人虽然不觉得意外,却仍想要一个答案。“妳不爱我?”
    “那你呢?”薛薛没有回答这句话,而是反问了一句。“你爱我吗?”
    “我当然……”
    “季木景,你看着我的眼睛再回答。”
    薛薛的一句话,让季木景的“爱”就这么卡在了喉咙里,吞不下去,吐不出来,最后,一点一点消散掉。
    他看着薛薛的眼睛。
    猫儿一样的眼睛,像嵌着颗黑宝石一样漆亮的眼睛。
    季木景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觉得薛薛的眼神犀利到叫人无法直视,哪怕仍旧是那般澄澈的墨色和温柔的眸光,可却突然成了把可以穿透一切的利刃,轻而易举的割破表像,直探深层的内里。
    在这一秒前,季木景仍觉得自己打从心底的爱薛薛。
    可是现在,他却产生了动摇与怀疑。
    爱究竟是什么?
    季木景发现,自己似乎从来就没有真正了解过。
    不论是这一个词,还是这一份情感。
    最后,他只能选择狼狈的躲避,只为心中那一闪而过的心虚。
    季木景不知道的是,薛薛心中是松了口气的。
    季木景的确已经喜欢上她,或者接近爱上她,只是在男人心中,这一个字因为过去的经验而变得沉重,让人无法大方面对,坦然接受,所以才会有了这一刻的迟疑。
    或许,上辈子的季木景也是因为如此,才给了王雨琪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