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分卷阅读80
    ?”男人的大手一左一右的将自五指间溢满出来的乳肉往内挤,顿时,一条深深的沟壑出现,视觉上的效果极为惊人。“要不要试试乳交?”“什,什么?”
    季木景的声音低低的,薛薛沉浸在细碎的快感中,并没能听清楚。
    “算了,等下次好了。”
    季木景想了想后,又自言自语的否决掉这个提议。
    “嗯,季木景,再用力,用力些儿……啊……嗯……”
    薛薛压根儿就不知道男人在说什么,只是催促着他加重力度。
    “刚刚不是要我轻点吗?真是贪心的小馋猫啊。”
    从善如流的男人本来是用指腹按摩,在细嫩的肌肤上画着圈儿打着转儿,薛薛提出要求后立刻改了手法,跟在挤牛奶似的,大掌一开一合一张一拢间,把弹性十足的乳肉都给弄得变了形。
    他就像个杰出的师傅,肆意把玩着手中白花花的面团,没一会儿就在上头染出了成片的樱粉色。
    淫靡的画面看的季木景忍不住低头,用嘴衔住其中一颗乳果。
    “唔嗯……”
    没料到男人会做出这番举动的薛薛惊喘了声。
    她下意识抱住胸前黑黝黝的头颅,十指插进粗短的黑发里,藉此来维持身体的平衡,不过如此一来,倒方便男人可以含得更深,像是要把整团绵软都吞下一样。
    “呀……别咬,嗯……”
    季木景就跟个嗷嗷待哺的婴儿似的,舌头卷起奶头,用力一吸,连带着舌尖也跟着刺进表面不住翕动的小孔中。
    “啊……”
    薛薛泄了。
    高潮来的突然,她几乎要承受不住身体里迸发而出的情潮,整个人瘫软在男人怀里,一股股的淫液喷涌而出,花径里头就跟生了个泉眼似的,汩汩的流水一下就将季木景的裤子给打湿了。
    收到浇灌,吸饱养分,还被勒在布料里的肉物一抖一抖的,迫不及待的想挣脱束缚,一逞雄风。
    “爽吗?”
    季木景咬着薛薛柔软的耳垂,哑声问道。
    “嗯……”还沉醉在高潮余韵中的女人媚眼如丝,瞧着季木景的样子,肖似慵懒的猫儿。“想要了……”
    “想要什么?”
    “肉棒啊。”薛薛本来蹭着季木景脖子的红唇突然一偏,吻上男人突起的喉结。“想要你的大肉棒了。”
    世界三、闺蜜男友(13)hh
    季木景听了这话哪里还能忍?
    直接一个利落的翻身就把女人给“撂倒”了。
    大床柔软,因为两人重量的迭加,陷了下去。
    薛薛无辜的看着季木景,男人的黑眸此时被欲望给渲染出了丝淡淡的猩红流光暗转,像是野兽正虎视眈眈的盯着身下猎物一样。
    不过现实状况也差不多了。
    “季木景……嗯……”
    男人的大手直接从敞开的衬衫下摆探进去,拨开花瓣,毫不意外盛了满手黏腻。
    就着液体润滑,季木景一下就将长指刺进了窄缝里。
    “唔……”
    饥渴的媚肉争先恐后的缠上来,像一张张贪婪的小嘴,把异物给啜的啧啧作响。
    “真淫荡。”
    “还不是,你害的唔……”薛薛觉得小穴麻痒得不可思议,空虚感并未因第二根指头的加入而减缓半分,反而变本加厉了。“手指不够,肉棒……进来啦……”
    说着,她抬起腿,弓起脚背,竟是直接用足窝的地方,蹭上男人的肉棒。
    “嗯哼。”
    猝不及防的刺激让精关差点就要弃守,泄出浓浊点点,就连莹白的脚ㄚ子上都被溅到了些。
    “薛薛!”
    季木景及时憋住冲动,闭上眼睛用力的接连深呼吸了几下后,黑眸一张,恰好对上女人闪烁着促狭笑意的一对猫眼儿。
    他立刻就知道薛薛是故意的。
    “要不要进来?我明天早上还得搭飞机去开会呢,不能太晚睡,如果你再磨磨蹭蹭的话咱们就……”
    薛薛的风凉话没有说完的机会,因为男人已经像饿狼一样扑了上来,结实有力的臂膀落在她的左右两侧,高挑健壮的身躯如一座巍峨大山一样,将她给牢牢的制伏住。
    季木景俯身吻住她的同时,扶住自己如赤铁般硬挺的性器,直接冲进了水泽泛滥的小穴中。
    “嗯……”
    上边的大舌强势的撬开牙关,探进多汁的檀口中,尽情扫荡甜美的津液。
    下边的肉棒则先是九浅一深的抽插,耐心的做着开拓,直到小径被撑成了条水道,季木景才在薛薛不满足的摆动中,开始冲刺起来。
    “唔……”两人唇舌激烈交缠间翻搅出的啧啧水声不断,甚至有细细银线自女人姣好的唇角蜿蜒而下。“嗯……”
    当季木景霸道的攻势暂告一个段落,薛薛已经被自下身传来绵延不绝的快意给弄得理智尽失了。
    她仰头,张嘴,像离了水的鱼,无助的大口大口喘着气。
    “呼,真紧。”
    顺手抓来一旁的枕头垫到薛薛腰腹下方后,季木景将女人的双腿给抬的更高了,姿势使然,男人每一次撞进来,肉棒都像是被地心引力给拉扯着,有种往下没入花心的微妙感。
    “啊……好深,嗯……”
    “薛薛,叫我的名字。”
    “名字?嗯……”女人一双杏目泪花闪烁,白嫩的小脸像扑了粉似的,晕出了漂亮的玫瑰色。“季木景,你嗯……啊啊……”
    “真乖。”
    季木景低头,啄了啄薛薛含着水气的眼角。
    有点儿咸。
    “舒服吗?”
    季木景忽然停了下来,性器却仍旧留在小穴里,粗壮的柱身将整条甬道给挤得满满不留一丝空隙。
    然而,虽然没有动作,感觉只是安静地蛰伏着,可粗糙的表面却像个暖炉煨着穴肉,刺激着敏感的穴壁一阵剧烈收缩,紧紧绞住了肉物。
    感受到这股力量的季木景闷声低哼。
    “怎么干那么久还是干不松?”
    季木景边说边微微转动龟头,研磨起柔软的花心。
    花穴痉挛的更是厉害了。
    “季木景,你动一动,呜……好麻,好痒……想要……嗯……”薛薛被扑天盖地席卷而来的欲望给折腾的快疯了。“求你了……季木景……”
    “叫我什么?”
    “季木景呀……嗯啊……”
    “不对哦。”男人不知何时往下探的手指悄悄挠上被摩擦的又红又肿的阴蒂,肆意逗弄着。“宝贝儿那么聪明,再猜猜。”
    触电一样的快意让薛薛差点儿跳了起来。
    “不要揉了呜,嗯,真的不行……”她的脑子一片空白,小穴不受控制的大口大口吐着淫液。“不知道,我不知道……”
    季木景也不好受,媚肉拚了命的啜着,一次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