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分卷阅读78
    ,氛围也好,该给的该分的合同上都明确写了,虽然现在规模比不上大公司,还是很有机会的。”
    “好好好,妳心中有打算便成,加油干,妈相信妳。”
    “嗯,您再和爸说一声,我这礼拜会回去,要他留点时间给我,别光顾着到陈伯家下棋了。”
    和关燕通完电话后,恰好,季木景走出来了。
    两人在一个礼拜前开始同居。
    在和张放见面完隔天,季木景便约了薛薛出来。
    一把钥匙摆在他面前。
    薛薛见状,眉眼一挑。“怎么,您这是发达了打算包养我啊?”
    尖锐的语气毫不掩饰,让季木景听了后一时愣住了。
    他似乎从来没有听薛柚用这种口气和自己说话过。
    不过仔细看着面前的女人,好像真的换了个人似的,容光焕发,神采奕奕,哪怕脂粉未施只是素着一张清秀的脸蛋,可那种由内而外散发出的自信从容与好气色,却是再好的化妆品也描摹不出来的。
    季木景又想到了那天从浴室里出来的女人。
    风情万种,活色生香。
    是薛柚,又好像不是薛柚。
    不过很快,他自己便摇头将这可笑又毫无根据的想法给打散了。
    “不是这样的。”冷静下来的季木景,很快又恢复一贯泰然自若的模样。“公司有租屋补贴,所以我换了间套房。”
    “坪数不错,有一间主卧一间客房,又在市区,生活机能好,将来妳上班交通也方便……”
    “季木景。”
    “嗯?”
    “你是房仲吗?”
    没头没脑一句话,季木景却一点就懂。
    他笑了。
    薛薛好像有点明白薛柚为什么会这么喜欢季木景了,因为男人笑起来的时候,当真让人觉得如沐春风,有种冰雪消融过后的温暖与畅然。
    “不是,我只是不放心妳一个女孩子自己住。”
    这回答颇是出乎薛薛意料。
    她仔细端详着季木景。
    男人的脸色并不好,有些憔悴,线条性感的下巴上还有刚长出来的胡渣点点,然而他眉眼间却是一片平静,特别是看着自己的目光,透着某种坚定与释然。
    薛薛心念一动。
    “我说要负责,不是开玩笑也不是一头脑热。”果不其然,下一秒便听得男人沉声道。“在这之前,我……已经和王雨琪分手了,所以现在是单身状态。”
    “如果妳不介意,我觉得或许我们可以试试看……”
    “凭什么?”听到这里,薛薛直接打断了季木景的话。“凭什么你会觉得我不介意?”
    这问题问的季木景一时哑口无言。
    且薛薛还没说完。
    “你早就知道了吧?薛柚喜欢你,喜欢你喜欢的不得了。”
    女人直接称呼自己的名字,听在一般人耳中或许怪异,然而季木景却觉得没什么违和的地方,他只是不敢直视对方的眼睛,面对那彷佛可以看透一切的眼神。
    把季木景的逃避看在眼里的薛薛嘲弄一笑。
    “季木景,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任性也该有个限度吧?”
    “你到底凭什么觉得,她会接受你那跟施舍一样的爱?难道在你眼中,薛柚的喜欢就这么廉价吗?还是她就只能做个备胎?在你失恋的时候,可以给予你肉体上的安慰”
    “不,不是的。”虽然不解为什么眼前的女人要把薛柚说的好像不是她一样,季木景还是本能的就张口辩驳了。“我从来没有觉得她……妳的喜欢是廉价的,更从来不觉得负责两个字是施舍。”
    “至于备胎……小柚子,我不知道妳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但我发誓,自己从来没有想过把妳当备胎,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
    “不论如何,那两夜都是真实存在的,男欢女爱,敢做敢当,我不会给自己找任何借口。”
    季木景终于坦然迎上薛薛的目光。
    “我承认,我没办法现在就放下王雨琪,毕竟将近十年的感情,累积了太多东西,可是我是真心的。”
    “真心的想好好面对未来的人生。”季木景顿了顿。“和妳一起。”
    闻言,薛薛没有再说话,只是用一种带着点悲凉,带着点欣然,还带着点儿激动和迷茫的眼神,怔怔得出神。
    看的季木景一颗心都揪了起来。
    他想开口,却发现言语原来是如此苍白,而他的脑子,又是如此的贫脊,翻遍所有,也找不出一句合适的话来打破沉默。
    两人就这样安静的待着,直到薛薛伸出手,将钥匙收下。
    系统:“季木景的好感度上升到了百分之十五,委托者的怨气值也下降到了百分之八十了哦。”
    “和妳母亲通电话?”
    走出来的季木景一头黑发还湿漉漉的,凌乱的散着,别有一股颓丧的性感。
    “嗯。”
    薛薛没想太多,拿起挂在椅背上干净的毛巾,替他擦拭。
    这个无意的举动却让男人内心一暖,只觉得一整天的疲惫在闻到自薛薛身上传来的淡淡馨香后,似乎完全消弭掉了。
    “妳明天要回去?”
    听季木景这么问,薛薛的动作顿了一下。
    “嗯,等报到后可能会有一阵子没办法回家了,所以想趁这次假期先回去陪陪他们。”
    薛薛说完,季木景好一阵子都没再说话,只是乖乖任由女人给自已擦头发。
    就在薛薛觉得差不多了,准备催他去吹头免得到时候感冒了时,季木景冷不丁的说了句。
    “我和妳一起回去吧。”
    世界三、闺蜜男友(11)
    薛有达和关燕对季木景并不陌生。
    作为王雨琪的男朋友时,两人也见过季木景几次。
    不过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这一眨眼,口中经常叨念着的“别人家优秀的男朋友”竟转眼就成了自家女儿的男朋友了?
    “妳们三个怎么回事?”趁着吃完中饭准备洗碗,关燕把女儿拉到了厨房。“季木景怎么就成妳男朋友了?”
    “欸,说来话长,反正妈妳和爸不是挺喜欢他的吗?这不刚好?”
    “刚好?什么刚好?”关燕的语调骤然拔高,还是薛薛赶紧使眼色示意她小声点儿才缓下来。“薛柚,妳不会去当人家的小三了吧?”
    “怎么可能,妈,您那是电视剧看多了吧?”被母亲的想象力给折服的薛薛忍不住失笑。“我不会干这种事丢您和爸脸面的,放心好了。”
    闻言,关燕总算松了口气。
    她对自家女儿还是了解的,知道她说没有便是没有。
    “那他和雨琪又是怎么回事?分干净了?”
    “唔……”薛薛想了想。“目前应该算干净了吧。”
    “什么目前,那以后呢?”
    “以后?那自然是等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