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分卷阅读77
    腰,每当薛薛膝行向前,他就顺势往后,等差不多了把人拉回的时候,再一举狠狠捅进。
    到得后来薛薛已经精疲力尽,嗓子叫哑了,数不清泄了多少次,又被翻来覆去的摆弄了多久,只能昏昏沉沉的任由男人彷佛一头不知餍足的欲兽般,重复着男女间最是原始的律动。
    直到天明。
    世界三、闺蜜男友(09)
    这次,季木景比薛薛更早醒来。
    他一个人靠在窗边抽烟。
    飘渺的雾气,模糊了男人的面容。
    一双深邃的黑眸,望不见底。
    直到床上的女人有了动静,他才将还冒着火光的烟头给捻熄。
    薛薛清醒过来后发现四肢虽然又酸又疼,骨头跟要散架了似,身体却是清爽不黏腻,显然是被清洁整理过的。
    她的眉头松开,一抬眸,恰好和正走过来的季木景四目相对。
    就和上辈子的薛柚一样,薛薛在季木景痛苦又歉疚的眼神中得到一句“我会负责的”。
    不过薛薛并不放在心上。
    在她看来,自己的人生只有自己能负责,若把人生交付到别人手中,失了主动权的下场往往不会太好。
    所以,她不打算像上辈子的薛柚那样,把生活都围着季木景转儿,到最后还毅然决然从托了父母关系好不容易进去的大公司里辞职,就为了陪季木景创业。
    薛柚不仅将好不容易存下来的积蓄全给了季木景,还腆着脸和父母借了钱,在最不顺利,公司营运一度陷入困难的时候,她甚至一人身兼多职,就为了能多赚哪怕一点的钱,也要供着季木景的梦想。
    薛薛可做不来这种事。
    虽然照着自己接收到的影像看来,季木景的确是爱上了薛柚,但这样的爱同时混合了诸如感激、愧疚、动容……等等情绪在内,也就是这样,季木景才迟迟看不透自己的感情,既而给了王雨琪可趁之机。
    就算按着薛柚的要求王雨琪和季木景的那个孩子必须出生,她也不打算委屈自己。
    太容易得到的,常被视作理所当然,学不会珍惜。
    想明白后,薛薛先是把手机关机,睡上整整一天,待养足了精神,才在隔日大清早带着笔电到附近找了家安静的咖啡店坐下来,开始投履历。
    光这事儿就花了不少时间。
    等把能投的公司都投完了,薛薛揉着酸疼的眼睛,准备再叫份甜点来好好犒赏自己时,摆在桌上的手机突然响了。
    薛薛拿起来一看,上头屏幕显示着“张放”两个大字。
    张放是张鸣的弟弟,两兄弟取名来自成语“大鸣大放”,简单顺口,寓意又好。
    同时,张放还是薛柚的社团学弟。
    高头大马的少年,每次面对薛柚的时候总会脸红。
    这次自然也不例外。
    “学姐,好像,更好看了。”
    两人面对面坐着整整十分钟只是互相干瞪眼,薛薛还以为是对方的恶作剧正想站起来走人,没想到,张放会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她愣了一下。
    然后,抿抿唇。
    “怎么说?”
    “啊……就,好像,好像更有自信了……那种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成熟女人的韵味……”
    张放显然正在绞尽脑汁想着该如何形容自己的感觉,然而很快便被薛薛给打断了。
    “你是说我老了吗?”
    薛薛面无表情的一句话让张放呆住了。
    他近乎慌张的摆手,解释道。“不是,我绝对没这个意思……学姐,年轻,又漂亮……”
    终于,绷着脸的薛薛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你说话都是这样结结巴巴的吗?”
    张放一愣。
    他平常自然不是这样的,只有在面对薛薛的时候,不知怎地,总是紧张到一句话要分成两三段来说。
    特别是眼前的这个薛薛和过去的那个薛薛,似乎不一样了。
    更耀眼的同时,也更让人无法直视。
    薛薛见小学弟局促不安,双手在桌上都缠成了麻花卷,也不忍心再逗他了。
    “好啦,我知道你平常是不会这样的。”薛薛单手撑着下巴,看着张放,美目盼兮,巧笑倩兮。“你上学期的那场演讲很出色,听说稿子是你自己拟的?真厉害吶。”
    张放不单是管院去年票选出的系草,同时,还是出了名的学霸。
    薛薛也没想到薛柚竟然还认识这么个厉害人物,不过翻遍记忆,也找不出除了“张鸣弟弟”、“社团学弟”以外的两个称号,可以说,和张放的关系也就是比路人还熟悉一点的程度而已。
    本来不过随口安慰,没想到听自己这么说,张放的眼睛一下就亮了起来。
    “妳,妳有来看我的演讲吗?”
    薛薛一愣。
    其实那时候的薛柚的确是在台下的,不过不是为了张放,而是为了季木景,然而一对上张放闪烁着满满期待的眼神,鬼使神差间,薛薛点了点头。
    剎那,对面年轻男子的脸上绽放出了如绚丽烟花般的微笑,耀眼的就连窗外的灿灿金光相形之下似乎都黯淡失色了不少。
    这样的表现……薛薛脑中灵光一闪,有了头绪,不过不待她深思,便被对方的下一个举动给打断。
    “这个是要送给学姐的毕业礼物,之前因为一些事……虽然迟了点,不过还是希望学姐能收下。”
    闻言,薛薛低头,看着摆放在木纹盒中的一对耳饰。
    左耳是海豚,右耳是四叶草,栩栩如生的海豚嘴中衔着一枚蓝宝石,四叶草的正中央则嵌着颗绿碧玺。
    薛薛几乎是第一眼就深深的喜欢上了耳饰精致漂亮的造型,然而……
    “这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张放摇摇头。
    “贵不贵重,是看给予者的心意和接受者的喜爱而定。”
    “物品的价格可以用数字表示,但价值,却存乎于人的心中,由情感所赋予。”
    张放一个字一个字说的十分缓慢,却没再结巴。
    “所以我真心希望学姐能收下这份象征着我对学姐祝福的礼物,因为只有这样,它的存在才有意义,也才值得被珍惜。”
    世界三、闺蜜男友(10)
    薛薛最后面试六家公司,录取四家,深思熟虑后她选择了一家正以稳定速度在全国展店的地方型企业产品设计员作为自己的第一份工作。
    这不是结束,而是开始。
    薛薛很清楚。
    “欸,妳决定了就好,本来妈还打算把妳介绍到同事儿子的公司吶,听说他们那种跨国企业啊福利好,升迁机会也多,就是录取率太低,没点儿门路还难进呢。”
    “嗯,我懂妈的好意,不过还是想先累积经验再说,而且我觉得我们公司前景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