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分卷阅读76
    景头皮一阵发麻,在数十下的迅速抽后,立刻迫不及待的将享受的对象换成了自己肿胀的肉物。
    虽然才被开拓过,到底紧致,才刚卡进一截,就感受到了非比寻常的阻力。
    薛薛的眉头蹙起。
    “疼……你,呜……”
    如幼崽般的细声呜咽让季木景的动作顿了片刻,然而,下一秒,他还是选择坚定地挺进。
    薛薛攀住季木景肩膀的手抓的更用力了,修剪整齐的指甲陷进男人结实的肌肉里,突如其来的痛意让季木景闷哼了声。
    时间缓慢流逝下,身体的感官被放大到了极致。
    薛薛的眼中含了泡泪,将本来灿亮的眸子给晕的雾蒙蒙的,像江南烟雨,亦如秋湖涟漪。
    美的勾魂摄魄。
    其实,季木景也不好受。
    穴口太小了,甬道也是细细窄窄的,莫说进到最深的地方,就是将肉根没入三分之二都有一定难度。
    季木景被酒意给朦胧了大半的脑子在这般刺激下恢复片刻清明。
    他低头看着身下的女人。
    “小柚子……”
    听到这个称呼,薛薛一对玉臂突然勾住男人的脖子,并将他给使劲拉下。
    季木景顺势而为,直到两人间的距离近到彼此的心跳声都可以听得清清楚楚。
    薛薛抬起臀部,将肉物给吞得更深的同时,伸出红红的小舌尖,舔了季木景的耳垂一下。
    “叫我薛薛。”
    世界三、闺蜜男友(08)hh
    季木景一愣。
    这个称呼对他来说并不熟悉,但一对上那双如山泉澄澈却又似大海深邃的眼睛里,自己的小小倒影,季木景不知怎地就脱口而出了。
    “薛薛。”
    薛薛满意的挑唇一笑。
    作为奖励,她悄悄收紧小腹,连带着花径也跟着皱缩起来,夹住肉物。
    “呼……”
    突如其来的刺激,爽的季木景重重的粗喘了口气。
    方才好不容易重新运转的脑子,就如跳电的机组一样,再次停止作用。
    双手撑在薛薛两侧,男人摆动劲腰,强悍的抽插起来。
    “嗯啊……好舒服,呀……好深……唔……你,那里,嗯哼……”
    季木景的阳具就跟刚炙烤完的赤铁一般,粗硬中却带着活物的肉感,每一下的进出都强势的将娇嫩的穴壁给辗平,像是要把柱身上青筋缠绕的纹理给印出来一样。
    太过亲密的感觉,彷佛两人天生就是一体,契合的不可思议。
    男人的动作起初粗鲁的很,横冲直撞的,基本就是只顾自己快活,直到几百下的抽插后,释放出了第一泡。
    毫无意外的全数射进内里。
    薛薛的身体本来正摇摆在高潮边缘,温热灌进来的那一刻,就像徘徊于云端之人终于踩着陆地般,踏实的滋味伴随着快感一齐迸发出来。
    长腿不由自主地缠紧男人的腰腹。
    季木景缓了好一会儿后,将疲软下来的阳物抽出。
    泥泞的花瓣少了物什堵住,混浊的奶白色液体便自小嘴中缓缓流出,男人一低头,见到的便是如此淫靡而香艳的画面。
    他呼吸一窒。
    忍不住伸出手指,探入。
    立刻的,方才被折腾到红肿起来的小嘴又不满足的咬了上来,如嗷嗷待哺的幼兽一般。
    季木景才刚歇下去的欲望,又重新被点燃。
    薛薛亦是。
    男人的指头在敏感的娇花上头仔细描摹,勾勒出的却是薛薛身体里潜藏着的不甘轻易被浇熄的躁动。
    空虚再次卷土重来,且较一开始的时候更为强烈,让人几乎难以忍受。
    “季木景,嗯……进来……”
    季木景的动作顿了一下。
    “进来哪里?”
    男人的嗓音喑哑,掺了砂砾似的。
    薛薛不以为意。
    “进来,小穴啊。”薛薛说着,自己掰开穴口,露出里头还残留着浓汁的花洞。“快些,我还要。”
    没有人能抗拒的了这样的诱惑。
    只是刚发泄过一次的男人,还留有余力。
    他抓起薛薛的手,放到同样沾黏着星星点点白痕的肉棒上。
    不知何时,巨兽又再次昂首,且较第一次的时候看来更为狰狞,雄赳赳气昂昂的,散发出足以撼动一切的能量。
    “自己放进去。”
    薛薛瞪大眼睛。
    季木景面上的表情如故,语气却是不容置喙的强硬。
    最后,薛薛咬着唇,慢吞吞地照做了。
    男人也不催她,好整以暇的等待。
    “放不进去啦。”在尝试了几次皆以失败告终后,薛薛朝男人投来求救的目光。“你帮帮我吧,季木景。”
    穴口湿湿滑滑,泥泞一片,浑圆的顶部就连要精准的卡进小洞里都有一定难度了,更何况是整根堪比小臂一般的粗壮?
    对季木景来说,如此进退皆难的境况也是煎熬,是以他并未刁难薛薛,只是拍了拍女人被淫液给淋的湿漉漉的小屁股。“转过去。”
    “嗯?”
    季木景见她不动,干脆直接替薛薛翻身了。
    “啊……”
    姿势猝不及防被改变,让薛薛惊叫出声,不过下一刻,便成了婉转又高亢的娇吟。
    两瓣蜜桃般白嫩的臀肉被掰开,对准隐匿其中的一口桃花洞,肉棒迫不及待的闯了进去,连根没入,直捣花心深处。
    薛薛的双手无助的揪紧身下床单。
    饥渴的甬道一下被挤的满满,穴内又是一阵情潮涌动,薛薛迷蒙着一双美目,不住喘息着。
    季木景先享受了会儿被团团包裹着的快意,才就着润滑,开始在水路上奔驰起来。
    “你慢些儿……嗯,嗯啊……别,嗯……太深了……”
    不只是肉棒在里头疯狂的搅动,季木景凭着身材优势压制住薛薛,一双大手在光裸的美背上肆意游走,最后,十指一张,抓住两丸被撞的在空中孤零零的左右摇摆前后晃荡的乳肉,用力揉捏起来。
    “唔……嗯……别挤了,呜……痒……嗯,疼……”
    上下半身同时受到刺激,使薛薛情不自禁的扬起了颈子。
    种种滋味揉合在一起,就像五花八门的调味料全混进了锅中快炒般,在身体各处激荡出剧烈的花火。
    季木景此时,也已经彻底沉浸在欲望中。
    乌紫的肉棒大力挞伐着娇嫩的花穴,插入的时候像是要将整根粗长都给嵌进内里一样的狠戾,拔出的时候,在惯性的作用下又带的被磨蹭到都发红了的媚肉不断外翻,可怜兮兮的样子,刺激的男人血脉贲张。
    “啊……不行,嗯……好麻……呜呜,别顶了……嗯啊……”
    薛薛被这激烈的顶撞给弄得,想往前爬。
    无奈男人的大掌不知何时抓住了不赢一握的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