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 玄幻奇幻 > 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 > 分卷阅读73
    石银戒,不知何时已经取代了她和季木景曾经的四叶草情侣对戒。
    “小柚子,我知道妳心里肯定觉得我这个人怎么会这样糟糕,可是啊,人总得学会长大是吧?”
    “我花了四年的时间来厘清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也就等于给了季木景四年的机会来满足我,可是他做不到,既然如此,也没必要再浪费彼此的青春了。”
    “毕竟吶,我们也都不年轻了,对吧?”
    薛柚怔怔的看着王雨琪潇洒的背影离开视野。
    也许只有几秒,也许过了很久,终于,薛柚移动起僵硬的身子,而她的目光,也落到了那张被留下的房卡上。
    薛薛:“所以她还是睡了季木景?”
    系统:“请文明用词。”
    薛薛:“所以她还是上了季木景?”
    系统:“……”
    接下来的故事发展并不难猜测,薛柚在经历一番天人交战后还是敌不过心中执念,拿起房卡,进入房间,和季木景发生了关系。
    薛薛:“喝醉的男人还硬的起来吗?”
    系统:“……”
    隔天,季木景醒来后,面对身边的薛柚,可想而知会感到多么震惊,毕竟,他睡了自己女朋友的闺蜜。
    这对在男女关系方面观念仍传统保守的季木景来说,堪比晴天霹雳。
    薛柚想解释的。
    可嘴才一张开,季木景就收到了王雨琪传来的简讯。
    上头内容薛柚不知,不过季木景连衣服都来不及穿好就冲了出去,徒留薛柚一个人怔怔的待在房里,感受时间缓慢的流逝。
    两人没有再见面,直到一个月后收到季木景好哥儿们电话的薛柚才到酒吧将独自一人喝的烂醉如泥的男人给带回家。
    那天他们又发生了一次关系。
    这次,醒来后的季木景对薛柚说了一句:“我会负责的。”
    王雨琪离开的不是时候。
    其实在那天,季木景本来是想告诉她一个好消息的。
    季木景花了两年时间设计出的一款游戏,被一家上市公司高价收购了版权,并聘请他做为总监制,在毕业后便可以直接到公司任职。
    或许一百个玩游戏的人里面有九十九个人是在浪费时间,但季木景恰好就是那一个例外。
    世界三、闺蜜男友(04)lt;快穿之睡了反派以后(h)(小捲餅)|肉书屋新/御/书/屋来源网址:んdt99.net/7683591
    roushuwu.
    世界三、闺蜜男友(04)
    他在那家公司待了三年。
    游戏没有意外的大爆,写下千万人同时在线的纪录,而作为游戏的创始者,季木景却在三年后和公司谈妥协议,以交叉持股的方式,自己另外成立了一家公司。
    做的不是计算机游戏,也不是手机游戏,而是跨越传统载具的虚拟现实体验游戏。
    虽然这块领域被视为蓝海与未来趋势,但距离完全商品化与真正意义上的普及其实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在接下来的几年,季木景几乎烧光了积蓄,投资公司也不堪持续亏损,陆续撤资。
    那是季木景人生中最黑暗的几年,只有薛柚不离不弃的跟在他身边,陪伴他,替他分担压力,帮他解决问题。
    终于,皇天不负苦心人,就在仅存的一家天使投资人答应最后再注资一百万美金后,游戏的研发也有了重大突破。
    拜日新月异的科技与众人不眠不休的努力所赐,在季木景三十三岁这年,发表了一款以“实境舱”作为载具,正式命名为“伊甸园”的游戏。
    这是一个改变产业生态的重大突破,季木景的公司不是第一个提出构想并付诸实行的,却实现了最难的量产部分,甫一推出,便造成轰动。
    两年后公司宣布上市,在十周年酒会上,同时,季木景向薛柚求婚。
    那大概是薛柚人生中最美好的一刻。
    她曾经以为,自己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
    所有人都知道她是季木景的女朋友,爱情长跑十年,同甘共苦的熬过事业草创初期艰难时光的女朋友。
    而现在,薛柚即将成为季太太。
    任谁看来,这都是佳话一则。
    可薛柚没想到,美梦成真的瞬间,也意味着结束。
    王雨琪回来了,美貌依旧却难掩面目憔悴,且还带着一个四岁大的孩子。
    孩子的眉目间有几分像季木景。
    那一剎那,薛柚的心凉的,像胸口漏了个洞,大把大把狂风灌进。
    “对不起,小柚子。”
    季木景的声音满含痛苦。
    “我没想到那一夜竟然是真的,我一直以为……一直以为只是个……梦,而已……”
    “所以,那是你的孩子?”薛柚的声音出乎预料的平静。“你和王雨琪的孩子?”
    季木景在薛柚彷佛看穿一切的目光下,沉重又狼狈的点头了。
    “呵。”
    “薛柚,对不起,我……如果妳无法接受,我们取消婚礼,我会发布声明稿说,一切都是我的责任。”
    “取消?不,为什么要取消?”
    薛柚对季木景的爱在这十几年下来,早已融合了太多情感,其中最深的便是求而不得的执念,这份执念衍生出了太多也让她失去了太多,薛柚不可能放手。
    可事实证明,这是个糟糕的决定。
    薛薛百般无聊的快转了,她用屁股都能想得出接下来的剧情走向。
    薛柚这个脱离不了爱情的女人注定是个输家。
    不过从某个角度来说,薛柚是惨败,但也算惨胜。
    因为活人是争不过死人的。
    王雨琪仗着儿子依赖自己的优势,想方设法的挑拨离间,在薛柚和季木景间不断制造冲突与矛盾,在她孜孜不倦的努力下,的确离成功越来越近。
    在数不清第几次的争吵后,歇斯底里的女人和失望透顶的男人又一次分道扬镳,最后,薛柚走了。
    永远的走了。
    为了救季木景的儿子,车祸身亡。
    非常可笑的是,在薛柚离开后季木景才恍然明白,他早已经爱上薛柚,且爱的刻骨铭心,无法自拔,就像空气一样,无声无息,却不能失去。
    薛薛:“季木景这个是渣吧?算反派?”
    系统:“其实严格来说,反派不是他,是他的儿子。”
    薛薛:“儿子?那个被薛柚救了的孩子?”
    系统:“嗯。”
    系统:“季木景在薛柚走后性情大变,以前一直被蒙蔽的双眼就像打开了似,看透了王雨琪的那些小心机,可是薛柚却回不来了。”
    系统:“他恨自己,开始有自残倾向,并且把儿子当成害死薛柚的罪魁祸首,而多有虐待,导致那孩子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