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观薛薛,哪怕被吻的唇都肿了,束起的长发更是不知何时散乱成一片披散在脑后,然而那一对水润润的黑眸却依旧澄澈干净,带着足以洞悉人心的犀利。
    叶清宸十分难得的,有一种被人看穿的窘迫感。
    可薛薛却不容他逃避。
    素手像攀藤植物一般,绕上了叶清宸。
    “叶影帝的吻技……”红唇摩娑着男人的下巴。“原来也不过如此啊……”
    女人媚眼如丝,吐气如兰,像妖精转世一般的诱惑人心,然而,叶清宸却没错过对方眼中明晃晃的挑衅,和足以刺伤男性自尊的不以为然。
    他的瞳孔用力一缩。
    心中有一把火,倏地被点起。
    足以燎原。
    “唔……嗯……再用力点儿……啊……好舒服……嗯……”
    “真骚。”
    嘴巴上虽然这样点评了,但男人下身抽动的速度却不减反增,次次都像是要干进女人窄道尽头一样,连带着两粒饱满的囊袋也跟着不停拍打在白嫩的臀部上,留下发红的印子。
    “啊……顶到了唔,嗯……嗯啊,啊啊……”
    “真是……就这么爽吗?”双目发红,再无往常禁欲模样的男人,发狠问道。“怎么夹那么紧?肉棒都要被夹死了,唔……”
    “当然爽啊。”声音都要叫哑了的薛薛仍旧不服输,挑着眉勾着眼,与叶清宸四目相对。“如果叶影帝能再持久点,我会更爽……嗯……啊——”
    男人最是禁不起激。
    特别是在床上的时候。
    叶清宸的动作一顿,直到薛薛难耐的荡起如柳枝般的细腰,要他不要再磨磨蹭蹭的时候,才将整根肉棍抽出,然后,又重重向深处一捣。
    “唔——你——嗯,啊……唔呜……”
    薛薛小脸皱起,眉目间却尽是欢愉与痛苦并行的痕迹。
    在男人强势的摆弄下,混沌的意识让到嘴边的话都化成了支离破碎,又娇又媚的呻吟。
    “不要了……你,呜……太深了……嗯……那里,嗯,好麻……啊……”
    薛薛已经数不清,自己迎来第几次的高潮。
    她觉得自己就像无意间漂流到大海的浮萍,只能随波逐流,被动的迎接时不时朝自己打来的惊滔骇浪却无计可施。
    这具身体是娇气的,被这样折腾没多久,就累的都要散架了。
    然而记仇的男人却不打算就这样轻易放过她。
    世界一、反派影帝(07)hh
    “你说,我持不持久?”叶清宸伸手,拧上挺俏的乳尖。“嗯?”
    “嗯……持久,唔……持久……啊……好累,够了嗯……”
    “这样就够了?”叶清宸的嗓子又低又哑,说不出的性感迷人,然而落在薛薛耳里,却像是来催命的。“可是我觉得还不够呢,怎么办?”
    虽然嘴上这样说着,却是将性器给拔了出来。
    “啵”的一声响,突兀又色情。
    乍然空虚的小穴,因为少了肉棒堵着,让方才叶清宸不顾薛薛抗议执意射进去的精液混合着淫液,缓缓流了出来。
    奶白的颜色,腥膻的气息,还有被欺负的又红又肿,几乎都要瞧不出原来模样的花瓣,无一不在刺激着男人的感官。
    “嗯……”薛薛难受的摩擦着双腿。“进来啊……”
    “进来?刚刚是谁说够了,累了,不要了?”叶清宸逗弄着女人。“我这不是顺了你的意思吗?”
    “呜,不,不要……”
    恶趣味的男人,扶着自己的肉棒,一下下的戳着瑟瑟发抖的小肉芽。
    薛薛的身子一阵颤抖。
    方才好不容易压下的情潮再次卷土重来,又急又猛,将人的理智尽数湮灭。
    修长的双腿缠上男人精瘦的腰间,薛薛就如一只发情的小猫一样,蹭着男人胯间凶猛的巨物。
    “进来啊。”声音软糯糯的。“我要你进来,呜,嗯……想要,啊……”
    叶清宸毫不怀疑,躺在自己身下的女人就是个妖精,一个都要将人的精血给吸干了,还是心甘情愿奉献自己的妖精。
    “快点儿……嗯……啊——”
    在女人一声浪过一声的催促下,叶清宸若还能忍,怕就不是个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