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男人低声哄道。“告诉我,是谁派你来的?”
    薛薛没有回答,只是怔怔的瞧着叶清宸。
    她想她大概明白为什么这个男人可以年纪轻轻就冠上影帝的名号,而薛滢会对他如此疯狂,就算因为对方丢了命也轻易原谅。
    叶清宸的确有让人心动的本钱。
    特别是当他用那双彷佛敛聚了星辰的眼睛专注的凝视着你时。
    那会让女人感觉自己拥有了全世界。
    就当叶清宸的耐性随着女人的沉默不语逐渐消耗殆尽,准备用强的时,薛薛开口了。
    同时,她将素白的藕臂攀上叶清宸的脖子。
    不顾男人眼中乍现,几乎像是要吃人的目光。
    “谁派我来的?不,没有人派我来。”薛薛的声音,轻的好像喃喃自语一样。“是我自己自愿的。”
    边说,边将身子往叶清宸的身上靠。
    男人的身体顿时僵硬。
    光裸的胸膛,能清楚感受到女人在浴衣下,柔软丰盈的浑圆。
    “叶清宸。”
    薛薛唤了他一声,说不尽的缠绵。
    “我喜欢你呀。”
    世界一、反派影帝(03)
    我喜欢你呀。
    这句话就彷佛一个永远不会停止旋转的八音盒,不停在叶清宸的耳边荡漾。
    又来了。
    他的助理小张对自家上司今天恍神的次数感到啧啧称奇。
    毕竟,叶清宸在他看来,就是近似于拍戏机器一样不可思议的存在。
    小张也曾经是叶清宸的粉丝。
    铁粉。
    直到他成为叶清宸的助理。
    他终于知道什么叫“戏里戏外两张脸”。
    他依然为叶清宸的演技所折服,可是却不会再像那些后援会里的粉丝那样,没有任何底线的将叶清宸美化成符合他在那块屏幕上所展现出来的模样。
    “清宸,时间快到了,我们出发吧。”
    “陈导他最受不了有人迟到了,你也不想再被念的耳朵长茧吧?”
    小张这话,终于成功拉回叶清宸的思绪。
    他回过神来,淡淡“嗯”了一声,眉目如画的清俊面孔上,没有一丝多余的情绪。
    “你说你要出演苍茫?”
    “嗯。”
    “哪怕只是一个小小的配角?”
    “嗯。”
    “拜托,大小姐,你如果一个礼拜前说这话我会感恩戴德,不过现在?我都已经不要面子的照你的意思给拒绝了,你现在又跟我说你要演?”
    陈真淳终于没能忍住,不顾形象的翻了个大白眼。
    “恕我直言,薛薛,你现在不过是个连捞着女配这种角色都要烧香拜佛感天谢地的十八线,挑三捡四就算了,给我一哭二闹只差没说要上吊,让我不得不忍痛把好不容易要到的位置拱手让人,现在还要我腆着老脸去帮你要回来?”
    “如果不是看在你以前帮过我女儿的份上,我真的……”
    真的什么?
    陈真淳没说,但他们彼此都心知肚明。
    薛滢就是个烂泥扶不上墙的典型。
    空有一张美人皮相,却拎不清轻重,镇日只想着追星,偏偏人又娇气受不得苦,要背景没背景,要实力没实力的。
    陈真淳真的觉得带薛滢就是出来做善事,砸自己招牌的。
    “我知道我错了。”等陈真淳发泄的差不多,薛薛立刻从善如流的道歉。“真淳姐……”
    薛薛眨着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陈真淳。
    她知道陈真淳最后会答应替自己再一次争取这个角色的。
    从委托者的记忆来看,这是一个表面强硬,实则心软的女人,要不凭她的资历,大可将薛滢这个烫手山芋直接甩手给别人。
    可陈真淳并没有那么做,甚至在上辈子委托者自杀身亡后,还不畏惧流言蜚语,坚持站出来替她发声。
    虽然没多大的用处就是了。
    但她对薛滢的确是真心相待的。
    “我知道自己过去太混了,对不起您的教导,可是,